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婚后生活(二人不分梨)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二人不分梨

写在前面:请忘记前一个梨,这才是真正的我。

――――――――

婚后第一年
阿诚:“大哥,来,休息一会儿,吃个梨。”
日月长官:“咔叱,阿诚洗得就是甜💗,你也来一口。”
阿诚:“才不,我吃个苹果就行。”
日月长官:“为什么不跟我吃梨?”
阿诚:“因为……我才不要和大哥分梨(离)。^o^”

婚后第十年

阿诚:“大哥,来,休息一会儿,多吃几个梨。”
日月长官:“咔叱,阿诚洗得就是甜💗,你也来一口。”
阿诚:“不啦,我吃个苹果就行。”
日月长官:“为什么不跟我吃梨?”
阿诚:“因为……我觉得……大哥你多吃梨,去去火。”
日月长官:“我上火了吗??_?”
阿诚:“你说呢?你没上火昨晚上你不让我睡觉你😏”



婚后第二十年

阿诚:“大哥,来,休息一会儿,吃个梨。”
日月长官:“咔叱,阿诚洗得就是甜💗,你也来一口。”
阿诚:“呃……不了,我还是吃苹果吧。”
日月长官:“为什么不跟我吃梨?”
阿诚:“因为……大哥,你那个梨被你啃得就剩核了。-_-||”



婚后第三十年

阿诚:“大哥,来,休息一会儿,吃个梨。”
日月长官:“咔叱,真甜。阿诚,你也来一口。”
阿诚:“啊?甜吗?赶紧给我了!”
日月长官:“为什么??你要跟我分离555~?”
阿诚:“分什么梨啊,你最近血糖多高你心里没数吗?(⊙O⊙)”




婚后第四十年

阿诚:“大哥,来,休息一会儿,吃个梨。”
日月长官:“我不吃!晚饭我要吃草头圈子红烧肉,别想拿一个梨打发我。哼哼😤”
阿诚:“那你不吃我吃喽。”
日月长官:“为什么?你不是说不跟我分梨?”
阿诚:“反正晚饭就是一个梨,你不吃就饿这。^o^”
日月长官:“我不管,我不吃梨,我要吃肉!😤😤”
阿诚:“你老人家现在是三高人士,要想咱俩不分离,你就老老实实吃梨吧!”


【楼诚深夜60分】挑食的阿诚(二人不分梨)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二人不分梨

――――――――――

 

阿诚小时候过过很长时间的苦日子,挨过饿的人对待食物尤其爱惜,所以阿诚从到了明家,从没有浪费过一粒粮食,也从没挑剔过任何吃食。
 
阿诚爱吃水果,尤其爱吃苹果🍎,其次便是柚子。阿诚执掌明家事务之后,家里常备的水果总少不了这两种。
日月长官还是明大少的时候就不太关心这些琐事,尤其是水果,只要是阿诚端给他的,他都觉得甜甜的。所以,日月长官也就从没发现过家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出现过梨子了。

关于阿诚和梨子的事情可以追溯到明楼出国之前。

那时候明楼因为与汪曼春恋爱而和大姐明镜闹得不可开交,他知道横亘于两家之间的仇恨,可他觉得那与曼春无干。那时候的明楼觉得自己和汪曼春就像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就像梁山伯与祝英台。总之就是一副为了爱情不得好死的样子,现在的明楼这样总结。后来,明楼决定出国去留学,他想如果他学成归来有所作为,大姐或许能改变心意。

阿诚那时候在明家已经待了好几年,可以说是与明楼寸步不离。当他知道明楼决定出国时,阿诚认为他也一定是跟着他的大哥的。于是他高高兴兴的切了一盘水果去找明楼,准备问问他何时启程,需要他做什么准备。

明楼:“阿诚啊,我是去学习的。你还小,留在家里好好长大。等你长大些,想去哪里,大哥再带你去。”

明楼那时候也是舍不得阿诚的,可阿诚年纪实在是小了些,若要出去,再过两年也不迟。明楼觉得他是为了阿诚着想,可看见阿诚那双明亮的小鹿眼睛忽然间变得湿漉漉的,明楼心里忽然觉得空了一块儿。他掩饰的随手拿起果盘中的水果塞到阿诚手里。

明楼:“好了,哭什么?你多吃点儿,长得跟我一样高的时候,我就接你一起走。”

总算是还有个盼头儿,阿诚想,咂咂嘴里酸酸的滋味,今天这梨真难吃。

阿诚吃过明楼递过来的一半梨子之后的第二天,明楼坐的船启航了。而这一半梨子的酸涩滋味,阿诚一尝就是三年。

阿诚记得那是他与他的大哥明楼分离的最长时间,再那段漫长的时日里,阿诚常想,如果他当时没有切那一盘水果,没有在那盘水果中切进一只梨子,没有接过大哥递给他的那一片梨子,或许,他们就不必分离那么久。分梨,分离,那时年纪小,那么严重的忌讳他竟然不知道。


…… ……
…… ……
…… …… 
  
小香是个勤快的姑娘,手脚麻利,样子也甜美,如果不是家里条件实在太差,她这个年龄正该是在校园里肆意张扬享受青春的时候,可她却早早开始参加工作。因为没有上过学,小香能找到最好的工作就是做保姆,不过小香烧得一手上海菜,这让她在一众保姆里脱颖而出,被一位舌头挑剔的老先生相中。

老先生家只有两位耄耋老人,俱都是精神矍铄的样子,为人也都很随和。年纪大的一位略富态,每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书房笔耕,据说是位著作等身的经济学家。另一位画得一手好画,时有慕名而来求画的人,却都被拒之门外。

小香平时的工作很清闲,两位老人尚能自理,也并不要她帮忙伺候。所以,她每天除了打扫卫生,便是专注于厨房。空闲的时候,还能看老人们做做画,唱唱戏,养养花。

这样的日子让小香每日如沐春风,她竭尽心力的为两位老人服务。每天的饭菜汤水都是最新鲜美味的。

小香像平日一样推开小院儿的门,却没看见像平日清晨一样,明爷爷在看着明爷爷打拳。或许还在睡懒觉吧,小香想,这两日降温,两位明爷爷都有些咳嗽,昨晚上特意用一支大大的雪梨兑了冰糖熬给两位吃,今天若还不见好,须得赶紧去医院看看才行。

…… ……
…… ……
…… ……
 
阿诚今年已经九十八岁,终于追上了明楼的年纪。他每天早上还是要在院子里打拳,然后继续昨天没有画完的画,他有时会画一个戴眼镜的眉目英挺的青年,有时会画一栋湖畔旁的房子,当有人来求时,他会慷慨的送给别人任何他看中的画,但执意不收润笔。他总说,总要有人看到他,总要有人记得他。

没人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所以旁人也就归咎于他是年纪大了,年纪大的人多多少少总会有些小固执。就像明爷爷卖画不收钱,还有他爱吃所有水果,但绝不吃梨。



――――――――――

我没有啥想说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写的就跑偏了,我明明是走逗比路线的。。。。。。让我静静哭😭





【楼诚深夜60分】日月长官的私人病历(职业病)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职业病

――――――――――

姓名:日月木娄
性别:男
年龄:30+

病史:
       患者于N年前被诊断有多重人格,明家大少、经济学家、GCD驻上海地下情报组织领袖眼镜蛇、GMD军统驻上海地下情报组织头目毒蛇、汪伪ZF特工组织76号大特务头子日月长官……

体格检查:
       身高180+,体重180+,否认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有轻度脂肪肝。神志清醒,精神正常。


主诉:
    (家属代诉)最近经常发生人格混乱情况,尤其在深夜时分较为严重。某些特殊时刻,与其家属单独相处时,经常无预兆的变换人格。
       比如经济学家人格出现时,会忽然要求家属起床换上校服,病人会穿上西装上衣,戴上金丝边眼镜,有辱斯文的为家属讲解宏观调控;而当明家大少人格出现时,病人则会用美钞和小黄鱼在其家属的床上铺成大朵的玫瑰🌹花…………
        直到昨天晚上,病人病发时,丧心病狂的将家属捆在了其从76号顺回来的刑讯椅上,家属怀疑其特务头子人格占据了他的头脑。


诊断:
       因病人长期处于精神分裂,头脑高速运转状态,临床常见会出现多重人格,故此诊断为职业病晚期。
       至于其人格转换多出现在其与家属亲密接触时,此不在病理研究范围内,建议少看《金瓶梅》,适当读读《金刚经》。
  


处置:
           1、早睡早起,坚持锻炼,健康饮食。
           2、家属应给予患者更多关怀,为了配合治疗,必要时自身可培养与病人各人格相匹配的人格。
           3、病人及家属均应适当补充营养,建议爆炒腰花隔天食用一次。
          





――――――――――――


关于日月长官在某些私人时刻内职业病发的事情,大家有什么要说的?

明镜:这是反了他了!把我鞭子拿来!把那几个人格都给我叫小祠堂跪着去,待会儿我签几张支票,把别的都轰走,留一个明大少就够了。

 
明台:看我干什么?我就一纨绔子弟,绝对没职业病(手枪🔫机关枪🔫狙击步枪🔫已瞄准。)
 

阿香:哦,我说最近家里的饭总是不够吃的呢?原来大少爷要吃好几个人的量呀,好辛苦。

 
郭骑云:我是个粗人,职业病这种富贵病才找不到我呢。你说这个啊?这是相机📷啊,是个人睡觉都要带相机的嘛……哎,我女朋友叫我回家睡觉,我先走啦,改天聊。*^o^*
  

阿诚(们):其实我们觉得那几个大哥都很好,尤其拿钱铺床虽然没什么创意,可是能给一个我创收嘛,刑讯椅也没什么,毕竟还有一个我是个练家子。就是大哥这个……其实吧,大哥那个职业病难道不是他久坐不动养得那身肉肉么?●﹏●

[楼诚深夜60分]都有病(失忆蝴蝶)

又名:老年痴呆与X功能障碍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失忆蝴蝶

阿诚觉得最近几天家里的气氛很诡异,准确的说,大哥的精神状态很诡异。

前天他去办公室给日月长官送文件,被他神秘兮兮的摸了下手,阿诚以为是个什么暗示,可再看看日月长官一本正经看文件的样子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昨天因着大姐约了一位王先生喝早茶,明台和曼丽度蜜月还没回来,明家的早饭桌上只有他和日月长官。然后阿诚就眼睁睁的看着日月长官把那张银盆大脸伸到他面前,施施然就着阿诚的手喝掉了阿诚勺子里的粥,咋咋嘴说还是阿诚~~的粥最甜,还要,还要喂。

阿诚觉得他大哥估计是病了,对待病人嘛,还是要耐心,于是阿诚忍住把碗扣在那张大脸上的冲动,一勺勺喂饱了日月长官。

可今天这又是什么情况?他大哥为神马会半躺在他的房间里?为神马领口都解开了?为神马眼神还有点儿……呃,色咪咪的??

阿诚想,如果今天不是愚人节,那大哥多半儿是他大爷的病入膏肓了。

日月长官:“阿诚啊,这两天干嘛老躲着大哥啊?我前几天是和汪曼春吃了一次饭,可是那是工作嘛,你生气了?”

阿诚:“???”

日月长官:“好啦,我是在中储银行开了个保险柜,可那真不是私房钱,是攒着以后咱俩养老的钱。是,我不该这样,明天就把钥匙给你。可你也不该一个多星期不去我房间睡呀。”

阿诚:“⊙▽⊙大哥,那个……我自己房间……有床啊。”

日月长官:“那你要想换换环境就告诉我嘛,今天我们就睡你屋。以后我们一三五睡我那边,二四六睡你这边好不好?”

阿诚想虽然不知道大哥为神马这么粘着他,但可以确定的是,大哥确实出了问题。明天还是带他到医院去查一查,越来越幼稚不会是老年痴呆的前兆吧?

阿诚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打定主意明天一定要带大哥去医院好好查查脑子,就算是真的老年痴呆了,也不能放弃治疗不是?

日月长官躺在阿诚的床上,看着离他远远缩在床脚的阿诚,真心觉得这日子是没法儿过了。自从上次执行任务阿诚受伤之后,他觉得阿诚一直在有意识的疏远他,平日里的生活工作阿诚依旧安排的妥妥贴贴,可是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完全退回到了兄弟和上下级的关系。

日月长官想,明天还是带阿诚去检查一下吧。上次受伤的是头,虽然出院时大夫一再保证没有任何问题了,可难保是不是还伤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部位,阿诚爱面子忍着没说,嗯,现在这个情况确实有可能,要不他的阿诚怎么会躲躲闪闪一直都不亲近他了呢?

日月长官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打定主意明天一定要带阿诚去好好检查下某些地方,毕竟这关系着他们两个下半生和下半身的幸福啊。


――――――――――

对于第二天的检查结果,大家有什么想说的?

大哥:“阿诚,之前是你头受伤,为神马要带我查脑袋啊?我才没有老年痴呆。╰_╯”

阿诚:“大哥,你还说你没有老年痴呆,我受伤的是头,你为神马让我查男科?﹀<(-︿-)>﹀”

――――――

小目:查了一下《失忆蝴蝶》的歌词,惊艳。但是小目才不要悲伤压抑,就只借个失忆梗吧。让日月长官继续没皮没脸的缠着阿诚过他们没羞没臊的日子吧。*^o^*

[楼诚深夜60分]我们的前半生和……

写在前面:曾经有个小天使跟我说,别人都在认真的熬糖撒玻璃,只有你在一本正经的逗比啊喂。
我认真的反思了一下,觉得小天使说得对啊,我挠的文儿确实是逗比一出手,要啥啥没有啊…………面壁ing

――――――――――――――

关键词:前半生

@楼诚深夜60分

作为一个身兼数职的全能型选手阿诚一直有一个困扰他的小问题,那就是睡眠不足,睡眠永远不足。当然一方面是明长官的原因(咳咳,明长官派的工作太多了,是真的。),最重要的是阿诚一直多梦。

平日里的梦一般没头没尾也没个逻辑,今日这梦却出奇,阿诚的梦从他被还是清俊少年的明楼救回明家开始,他在明家长大的一点一滴都如电影般展现在自己面前。

大哥教他认字学画;大哥和他一起去吃绵软的红丝绒蛋糕;甚至大哥去约会也带着他;后来他们一起去法国;他们加入军统,加入共产党,他们成为毒蛇和青瓷;他们回到上海,有时候被称为日月长官和明秘书,有时候被称日月先生和明先生。

阿诚和他的大哥在一起所经历的一切都被他在梦中重温了一遍,那些不能宣之于口的往事和情愫让梦中阿诚唏嘘不已。

………………

明楼:“阿诚,你可醒了。这几天急死我了!”

阿诚:“这次这伤确实重了点儿,不过也要不了我的命,大哥放心。”

明楼:“可不能仗着身体好就逞强,这一刀扎在大腿上,再偏一点点就是大动脉啊,多悬啊!”

阿诚:“不过就是失血睡那么几天,大哥别夸张啦。”

明楼:“哼!你倒是睡舒服了!”

阿诚:“哪有睡舒服了,梦里你都没饶了我,从小到大和你一起的事情我都梦到了!跟重新活了一遍似的,大哥你说我能睡舒服吗?”

明楼:“哦?这倒是件奇事。这小半辈子走过来,跟着我,确实是辛苦你了。怎么样?重温了我们的前半生,有什么心得?”

阿诚:“…………大哥,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样子么?有句话我不得不说,大哥,我随你出走半生,归来你却成了个胖子。”

明楼:“………………”

阿诚:“大哥,我说话耿直,你别生气呀!”

明楼:“我――不――气!阿诚啊,关心完我们的前半生,让大哥来关心下你的下半身好不好?”

阿诚:“………………”

――――――――――――――

最后一句了,日月木娄长官,阿诚都伤了,你还关心下半身是不是有点儿太禽兽了?

日月长官:“我说的是下半身的伤!伤!你想什么呢?到底谁禽兽?她写文的禽兽,你们看文的怎么也…………哼!”

[楼诚深夜60分]大梁动物园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动物园一日游

话说天下闻名的琅琊阁主惑乱后宫的第三年,正赶上大梁皇帝解决了边境危机又狠抓了两年经济建设,正是大力发展精神文明建设的大好时期。

国民素质的提高,让萌大统领终于不用担心京城的治安问题,于是把眼光放在了皇帝陛下的后宫上,立志要让京城内外和谐无死角。

这个被萌大统领盯上的不和谐的死角当然就是一天天在后宫翻江倒海的晨妃蔺合鸟主是也。

昨天专供王室打猎的鹿苑里的小鹿被晨妃揪了尾巴,前天皇城保安队的二哈被晨妃拔了牙齿,大前天御花园池塘里的大乌龟被晨妃熬成了鳖精……皇帝陛下看着萌大统领奏折上密密麻麻的伤亡名单,忽然觉得额头的青筋有些压不住了。

“哎,陛下,你让战英去趟蜀中,给我逮俩熊猫儿来呗。”还没等陛下把奏折摔在晨妃蔺合鸟主的圆脸上,他倒先开了口。

“要熊猫做什么?”皇帝陛下拉长了脸,瞅着晨妃在一个咕嘟嘟冒泡泡的锅前瞎忙乎。

“充盈后宫啊!后宫就我一个多冷清啊!”蔺合鸟主边说边往锅里扔了条类似鹿尾的东西,锅里的东液体就由深灰色变成了天蓝色。

冷清么?为神马朕觉得朕的后宫很热闹啊?!皇帝陛下抱着脑袋苦想,充盈后宫?朕看起来很好骗么?“晨晨,如果你觉得冷清,朕明天就下旨选妃怎么样?”

“…………”合鸟主的锅里变成了翠绿色。

“哼哼,知道怕了吧?以后不许再胡闹了,你是朕的晨妃,要母仪天下懂不懂?”看着一言不发的合鸟主,皇帝陛下本来就不太硬的心肠早化成水了。

“……成功了!”锅里的液体由翠绿变成粉红色,蔺晨这才抬头看看皇帝陛下,掂了个杯子从锅里舀出一杯递到他眼前:“陛下想看我母仪天下,就满饮此杯。”

…… ……

…… ……

前来奏报的萌大统领在晨妃的殿外直等了三个时辰,才见皇帝陛下晃晃悠悠迈步出来。

“要是再加上一味熊猫儿的眼泪,我保证陛下喝了我新研制的猛药版情丝绕,明天都上不了朝。哈哈哈哈。”萌大统领听着殿内传来晨妃嚣张的笑声,有点儿心疼自家皇帝陛下。

“萌卿啊,明日派人去蜀中抓几只熊猫吧。”皇帝陛下想着刚刚晨妃母仪天下的样子,又看看一脸懵逼的萌挚:“鹿啊,狗啊,乌龟啊,蟒啊什么的也都抓些来集中养着吧。”

“陛下?这是为何?”

“充盈后宫!”

“…… ……”

托母仪天下的晨妃娘娘的福,大梁皇都里建了座史无前例的动物园。可奇怪的是,动物园里经常发生小动物受伤事件,萌大统领不得不重新忙碌起来。

另传说,动物园区广大百姓有偿开放,承接这项工程的江左盟因此小赚了一笔。

另另传说,江左盟主梅长苏因此特意送了晨妃蔺合鸟主一口锅。

另另另传说,那口锅被合鸟主用来熬制情丝绕,皇帝陛下试过之后下旨给朝臣放了一个月的假。

==========

就剩一句了,萌大统领您说说呗😊

萌挚:没时间闲聊啦,晨妃说让我抓条树桩粗的毒虫它来,说是要给陛下换换新口味。


[楼诚深夜60分]触手可"啪"

心疼明长官三十年!



=====================

明长官觉得自己的人生在这一天圆满了!

作为一个著名的经济学者,一个政府高官,一个富家子弟,一个隐藏抗日者,明长官对自己一直颇满意,只有这情路一途走得有些许坎坷。

可今天,他和他的阿诚得到了姐姐的认可,弟弟的祝福。明长官真的觉得他当真是走上了人生巅峰。

看看身边睡得小脸儿微红的阿诚,那样子还是如小时候一般,香香软软的小猫儿一样。

是啊,小时候!青梅竹马算什么?阿诚可是他一手养大的呢!要不然阿诚各方面都让自己着迷呢,原本自己就是照着心里那点儿不可为外人道的小心思培养的他呀!

我真是英明啊!明长官满足的吻了吻阿诚颤动的睫毛,关了床头灯,美美的睡了。

......

......

......

阿诚不要害羞嘛,哈哈哈,大姐都说让咱们来段儿«梅龙镇»呢。来来来,我与你插……插……插上这朵海棠花~~~~~

"啪!!!!"

正在梦里调戏着阿诚扮的李凤姐的明长官就觉得从耳朵根儿到牙根儿忽然就着了团火,这叫一个火辣辣的疼哦!

开灯一看,那小猫儿仍睡得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可那放在明长官枕头上的修长的手却让明长官看得脸颊生疼。

阿诚的身手不错,以前只见他施展在别人身上,今天亲身领教了之后才发现,阿诚的身手那是相当不错!!

明长官不忍打扰阿诚,毕竟在他睡着之前,明长官已经彻底"打扰"他好几遍了。

索性床够大,明长官挪挪身子,往床脚缩一缩,离开那个阿诚触手可及的范围,应该是安全了吧。

......

......

......

可是,明长官睡了一会儿敏锐的发现,他们的被子不够大,他缩在床脚根本就盖不到啊。纠结了一会儿是不是要冻一宿,最终还是挨挨蹭蹭的回到了阿诚身边。然后在即将入睡时又被一掌拍回到现实。

......

......

......

被抡了好几掌的明长官彻底没了睡意,然后明长官第一次知道了凌晨四点的上海是什么样子!

明台:"大哥,知道你是新婚,可你也得顾及下身体啊,毕竟你这年纪......我不说不说啦,你自己照照那个黑眼圈吧!"

明楼:"...... ......"

阿诚:"大哥昨晚没睡好吗?"

明楼:"......没有,睡得很好。阿诚,你昨晚......"

阿诚:"我昨晚睡得很好啊!大哥,你看我今天这么精神!"

明楼:"...... ...... 嗯,很精神。"

明镜:"阿香啊,今晚做个爆炒腰花给大少爷补身子啊!"

明楼:"......  ....."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明长官觉得他虽然算是生活在幸福的家庭里,但是那样清新脱俗的不幸却是那样的让人心伤。

新婚的第一个月,明长官几乎没有睡过觉。虽然阿诚并不是每天都会梦袭他,但是明长官已经被打怕了。不挨上一巴掌就像睡觉前没刷牙一样让他难以入眠。有时候挨了一巴掌,想着今天总算是结束了,可以睡了,然后刚一犯迷糊就会被那虎虎生威的掌风惊醒。

总结来说,阿诚哥白日里一副温良恭俭让的绅士风度,可一沾了枕头就变身成武林高手,一套掌法变幻无常,神鬼莫测。

明长官心里苦啊,原本是只小猫儿,怎么睡着就变虎了呢?可这新婚燕迩的自己总不能提出分床而居吧?但是,若不如此,自己所卧之处全都是阿诚一臂之内,触手可及啊!

......

......

......

......





爱情的确是奇怪的东西,他把两个互不相关的人拉到一起,拴在一起,就这样,一辈子。或许在最初,两个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不适应,可是有了爱情的魔法,一切不适都会改变。

新婚的第三年,明长官已经练就了一门绝技,那就是不管睡着时挨了多少巴掌,他都能继续酣眠。

...... ......

新婚的第五年,明长官得了一种睡着时不挨几巴掌就会觉得睡得不香的怪病。

...... ......

新婚第三十年,明长官觉得最近该给阿诚补补钙了,要不然真的很影响自己睡眠啊......
...... ......





明台:"大姐,你觉不觉得最近大哥脸越来越大了??"





=======================

最后一句了,来,脸大的明长官说两句。

问:"这几天的小目都偷懒了,她说关键词太难了,写不出来。这个事儿您怎么看??"

明楼:"难吗??不难吧!不过她也就那水平了,要是我或者我家阿诚就绰绰有余啦!就说前两天那个并肩作战,要是我和阿诚的话,别说肩并肩啦,就是肩并着腰,或者肩并着脚我们也没问题啊,我们还常常......"


阿诚冲上,捂住明长官的嘴拖走:"这轱辘掐了别播啊!"






[楼诚深夜60分]还是算了吧!

本文由 备胎联盟 赞助播出

关键词: 我曾经爱过你。

======================

日月木娄篇

王天风:"我曾经爱过你,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明楼:"品味不错啊!!为什么算了?"

王天风:"后来品味又提高了呗!"

明楼:"...... ......"


蔺晨篇

梅长苏:" 我曾经爱过你,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

蔺晨:"呦,你还对我动过歪心思呢?别不好意思,难免嘛!我那么美!不过为什么后来算了?"

梅长苏:"宴大夫说让我戒油腻呀!"

蔺晨:"戒你大爷!!!"



靖王篇

萌挚:" 我曾经爱过你,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

景琰:"(os:总有刁民想上朕!)为什么后来算了?"

萌挚:"蔺合鸟主说让我考虑下一代的智商问题,毕竟咱俩在这方面比较......"

景琰:"......退下吧,朕头疼!"


阿诚篇

梁萌萌:" 我曾经爱过你,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阿诚:"是吗?那这次你四我六好啦!我不能让你白喜欢呀!"

梁萌萌:"我后来已经算了呀!!"

阿诚:"最讨厌你这种水性杨花的了,你三我七!!"

梁萌萌:"不是我水性杨花啊!阿诚兄弟,是明长官对我说,曾有蠢货抢阿诚,而今坟头青草盈!"




=================
最后一句了,谁来给说一句呢??
都不来么??那小目自己来。

鱼小目:"小方哥,我曾经爱过你,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

鱼小目:"荣石大少说赏我个貂儿,你也知道今天北平太他爹的冷了!!!!等气温回升,我给你备胎到老啊小方哥!!!!"

[楼诚深夜60分]酒后乱性的绕口令(酩酊)

有污!!信不??

送给@御姐朵 朵朵的迟到的生日礼物!!

@楼诚深夜60分

=====================

正月里,正月正,
有弟兄二人去逛灯。
大哥名叫楼小明,
二哥名叫明小诚。

楼小明身穿着一件红内裤,
明小诚身穿着一件内裤红。
楼小明怀抱着一坛情丝酒,
诚小明怀抱着一坛酒丝情。
弟兄找了个无人处,
推杯换盏饮刘伶。

明小诚喝了楼小明的情丝酒,
楼小明喝了明小诚的酒丝情,
楼小明喝了一个酩酊醉,
明小诚喝了一个醉酩酊。

楼小明压着明小诚说要寻桃花洞,
明小诚抓着楼小明要说擒出水龙。
明小诚扯碎了明小楼的红内裤,
明小楼扯碎了明小诚的内裤红。
弟兄闹罢停了手,
买了条红线自己缝。

楼小明牵好了红线缝不上,
那明小诚缝好红内裤,是又缝内裤红。
楼小明重新穿上了红内裤,
明小诚再次穿上了内裤红。
从此后,这楼小明和明小诚,
一条红线就缝上了两弟兄!!



========================

最后一句啦, 酥胸你好像有话说。

梅长苏:"在下也有个绕口令,给大家说说。

景琰长,蔺晨宽,
蔺晨没有景琰长,
景琰没有蔺晨宽。
蔺晨想要蔺晨去把景琰上,
景琰不让蔺晨去把景琰上,
蔺晨偏要蔺晨去把景琰上......"


[楼诚深夜60分]说好的金风玉露呢?

神话里都是骗人的!!




======================.

对整个江湖来说,琅琊阁蔺老阁主一直是个不走寻常路的妙人儿,而他一手调教出来的蔺少阁主自然也就是个小妙人儿了。

可这小妙人儿今天有点儿懵,他大爷的,眼前这场景和他爹说的完全不一样好吗??

要明眼前事,先看想当初。

想当初,蔺晨小时候一直是只小白来着,他爹说什么他都信。没办法,在蔺晨的童年里,他妈一直是天上的仙女,下凡洗澡被他爹偷了衣服才留下来生了他,后来被他姥姥给抓回天上去了,而他爹想要带着蔺晨追上去,无奈自己轻功虽好,但蔺晨小时候太过珠圆玉润,拖了老阁主的后腿。这是他爹告诉他的,蔺晨一直深信不疑。

你看老阁主喝醉酒之后动不动就嚷嚷什么"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绝对是他爹想他娘的真实写照啊!

直到蔺晨听顶针婆婆给他讲了牛郎织女的故事,蔺晨才知道自己又被亲爹给坑了,原本一直愧疚自己拖了老爹后腿,现实却是他爹一直自己在扯蛋!!

人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被亲爹坑了十六年的蔺晨虽然在知道真相的时候眼泪掉下来了,但在他心里对于感情观已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从他成年开始,蔺晨就想尽各种方法逃出琅琊山,美其名曰游山玩水追美人儿,其实就是蹲在不同的水边儿等着捡洗澡姑娘的衣服。

这一蹲就是十几年,除了捡回一个心智不全的飞流和面目全非的毛毛(梅长苏)以外,别说在河里洗澡的美人儿了,连在河边洗枣儿的美人儿也没见到一个。

而在那两位耗尽了老阁主药房里最后一点儿药渣之后,蔺晨被他爹敲了个满头大包,签了个永远不在外面捡东西/人的保证书才算了事。

可今天,在这山清水秀的金陵城外,蔺晨只想单纯的洗个脸来着,毕竟从南楚一路跑回来,风尘仆仆的去见故人总是不好,要是进城遇见些个美人儿更是要注意仪表嘛。

有句话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蔺晨这一把脸洗得终于洗出了个洗澡的美人儿。

看看这乌黑的长发呦,浸湿了如缎子般闪人的眼呀。 看看这劲瘦的腰背呦,美人儿八成是个习武之人呀,蔺晨擦了擦一脸的(口)水。虽然没看到正脸儿,但这出浴的背影就已经让蔺晨神魂颠倒了。

对了,衣服!!赶紧找衣服!!只要拿到了衣服,美人儿上不了岸,这个媳妇儿他就算是到手了!!

可是......衣服呢??怎么没有??难道美人儿是从家里裸奔出来洗澡的??蔺晨抹一把鼻血,继续四处翻找!

"谁?"

这洪亮的声音??

蔺晨被美人儿的声音震得脑袋嗡嗡响,就见那乌黑的长发一甩,赫然一张美人面孔,眼睛大大圆圆的晶亮有神,嘴唇薄薄的,颜色有些淡,再往下看......美人儿竟然没有胸??

......

......

......

几日后,苏宅。

梅长苏:"殿下,这位是在下的好友,蔺晨。"

景琰&蔺晨:"...... ......"

梅长苏:"二位这是......"

蔺晨揉着头上的包:"美人儿!!!"

景琰捏着拳头:"臭流氓!!!"

......

......

......

多年后,独霸后宫三千宠爱集一身的妖孽祸水蔺晨不解的问耿直的大梁皇帝:"那日初见,我怎么就没找到你的衣服呢?"

景琰:"泡在水里,正在洗啊!"

蔺晨:"......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

最后一句啦,明小少爷,好几天没露面儿了,给说几句。你对今天的关键词怎么看??

明台:"我每天过的什么日子你们不知道是吗?我被闪瞎眼的虐狗日常难道不是你们这些人最爱吗??啊啊啊!!拿个关键词也来虐我,我不要活了!!来来来,我写出来让你们乐个够!!"

明台手记:"金风玉露一相逢,
                    虐尽单身狗无数,
                    两情若是久长时,
                    请让我自插双目!"

相扶相携的日月先生和明先生淡然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