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秘密)情书事件

@楼诚深夜60分

号外号外,明长官今天有重大发现。

原本明长官一早就不太高兴,因为今天阿诚为了帮梁仲春收拾烂摊子而没有陪他一起上班。但考虑到阿诚和梁仲春的合作是近期明家的重要经济来源,他明长官这个装钱的匣子其实是不该因此去抱怨搂钱的耙子阿诚先生的。

但也因此让明长官发现了一个阿诚一直以来,隐瞒着自己的一个秘密。

事情是这样的,因阿诚没有来上班,临时顶替他的李秘书一早将报纸信件连同咖啡一起送进了明长官办公室。这本是每天阿诚都会做的事,可李秘书不知道的是,在这之前还有一个步骤,那就是过滤筛选所有信件和在报纸上标注出需要明长官注意的新闻。因为李秘书的工作失误,明长官不得不花了不短的时间来浏览报纸上大大小小所有的文章,包括明堂大哥那边花钱做的整版的明家香广告和三流小明星与不明身份男子的桃色新闻。明长官喝了口咖啡觉得有些苦了,但是报纸上的世界较以前看来却更多彩了。

明长官看过报纸后便开始查阅信件,一封一封,有自荐来要为他效劳的,有附了请帖来请他参加聚会的,明长官觉得自己真的太有耐心了。

耐心一直撑到明长官拿起一个粉红色的信封,职业特性让他敏锐的觉得这应该不是一封普通的信。

信封是粉红色的,"明先生亲启"五个字字迹玲珑娟秀,还有这信封所发出的淡淡茉莉花香,种种迹象都表明,此可疑信件出于一位年轻女子之手。

会是汪曼春么?明长官笑了笑,他师妹枪玩儿得利落,可字就有些难以见人了。而且以她的性子很难愿意静下心来写信,一般都是电话或简单粗暴的直接找上门。其他人呢?明长官把自己认识的女子过了一边筛子,还真有那么几位也算是诗文风流的才女,也有些情趣风雅的名媛。嗯,对呀,他明长官一向自诩是位翩翩浊世佳公子,不经意间招惹了些蜂儿蝶儿的也不算奇事。

明长官想着便拆了信,较信封略浅一些的粉色,娟秀字迹亦如之前:"明先生,冒昧再次写信给您,只因前几次的信未得回音,不知先生是否没有收到,还是不愿与我通信。自酒会一别,先生音容笑貌便常常浮现于我的脑海,盼先生之回信也让我食不知味夜不能昧。家兄今又提起为我谋亲一事,家母有意贵府,但却是属意贵府小少爷。上次给先生传信,我已表明心迹,若得先生青眼,我愿一生追随。盼回信。月影"

明长官拿着着粉红信纸,心中转了几转。在巴黎留学期间身边从不乏热情奔放的西方女子示爱,但明长官那时已经有了阿诚,自然是要谨守从一而终的本分,不做他顾。如今回到国内,本以为东方女子更为内敛深沉,却不想也是如此奔放呀。不过虽世风日下,但所喜的是姑娘们并非都"肤浅"的喜欢清俊少年,还是有眼光好品味高的姑娘慧眼识珠,晓得他明长官这样的才是十全十美的绝世珍品呢。

可惜珍品有主儿喽!明长官想,甩着明台不要都要追求他,明长官觉得自己真是抢手货呀,阿诚有自己真是赚到了。当然,阿诚也是万里挑一的,他明长官选的人嘛,怎么会差?

明长官想着,又看了一遍信就打算销毁,要是被他家阿诚发现了,难免醋海翻波,他明长官年纪大了,这种夫夫间的小情趣恕他难以承受。

哎???不对呀,明长官忽然发现不对劲,为什么信上说前几次没有回信? 这信他明明是第一次收到呀?难道......是了,以前的信件阿诚都要经手的,今天他没有在,自己才接到这封漏网之鱼。看来之前的信都被阿诚拦截下来了,明长官手心里微微有些出汗,但转念一想,又不是他明长官给姑娘写情书被阿诚抓住了,有什么好紧张的呢?

自己这样受欢迎,阿诚也该会更重视自己吧?一定是的,想他明长官这样身家显赫学贯中西一表人才信仰忠贞的人,多难得呀!

明长官顺藤摸瓜,很快在阿诚办公桌旁的柜子里发现了被阿诚截留的信件物品。这孩子心眼儿就是实在,明长官想,要是换作自己,早就把这些毁尸灭迹,哪会收藏起来?这不是随时都会有暴露的危险么?这孩子,连个小秘密都藏不住呀。

明长官边想边翻看着那满满一箱子的物什。哇哦,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各式的情书照片邀请信,写着热辣情诗的书签,绣着并蒂莲花的手绢,明长官有些晕,自己这受欢迎的程度着实超出想象,简直太有冲击力了。一直到翻捡出了几个装着酒店房间钥匙的信封,明长官觉得他出国的这几年,家乡的风水彻底变了。他,好像错过了很多。

当晚阿诚没能忙完梁仲春的事,明长官一个人在房间里把搜捡回来的所以信件都看了一遍,然后喜滋滋的装好,封箱,塞进床下。

阿诚是第二日上午才回来的,直接到办公室向明长官报了平安后,马上就回到自己桌前处理积压事务。直到下午才无意中发现自己装信件的盒子不见了,问过李秘书说是昨天被明长官提走了。阿诚心里就有些慌了。

晚归途中,阿诚小心翼翼的开着车子,不时从后视镜偷瞄一眼神色如常的明长官,终于有些沉不住气。

阿诚:"大哥,那个......那些信,您......您看过了?"

明楼:"嗯,看过了。阿诚,你也看过了吧?有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阿诚:"我?我觉得,有两个写得不错......字儿不错。"

明楼:"我看有几个从照片上看也是美人儿呀。阿诚你说被这样的美人喜欢的人,得是多么优秀的人呀!"

明长官略有些得意的问阿诚,满脸都写着"快夸我"三个字。

阿诚:"我觉得还好吧,也不算是美人。看着一般,我倒没感觉有多漂亮的。"

呦呦呦,看阿诚涨红着脸,果然还是吃醋了,明长官想,那几位还不算美人,这上海滩怕也就没有几个能入眼的了。

明楼:"阿诚啊,阿香的饭养刁了你的嘴巴,我这个大哥也养高了你的眼光呀。这样的美人儿,这样的热情,随便落在那个男人身上,也足以证明他够优秀呀!"

阿诚:"可......可能吧!我还是觉得这些女孩子太不矜持了,要不是觉得她们写信什么的颇费心思,早都一把火烧了了事。"

醋了,醋了,明长官决定加把火。

明楼:"阿诚啊,你这样做是对的,女孩子的心思很珍贵,所谓最难消受美人恩。我虽然不会对此有什么想法,但是你放心,我也是理解你的心情的。"

阿诚:"大哥你理解什么?什么美人恩?我对那些女孩儿真的没有想法,虽然我知道不该留这些女孩儿的情书,但我留着也只想攒着一次性销毁的。那些信我真的一封都没有回过,你为什么要这样试探我呢???你对我连这点信任也没有么???"

气炸的阿诚回到家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只留下抱着一箱子写给阿诚的情书的小箱子的明长官在风中凌乱。









================

又是压哨交卷,请见谅。下次一定早。

结尾有些仓促,请见谅。

加上红烧肉和双人床,今天是明长官素着的第三天。论明长官还要素几天??

评论(20)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