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握枪)杀手锏(下)

@楼诚深夜60分

终于不是压哨交卷了,好开心!!哈哈

接前篇«(唇)杀手锏»,爪机党不晓得肿么放链接,感兴趣的话辛苦各位手动翻捡。单独食用也可,不影响阅读,请放心食用~~~嘿嘿嘿

======================

因多数伤都在皮里肉外,虽伤势看着甚是唬人,可将养起来却并不艰难,再加上明家大姐花了大价钱的各种药品保养品,明长官和他的阿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健康。再加上那么长时间的一段卧床静养,明长官和他的阿诚都不同程度的发了些福。

阿诚是那种难得的黑了瘦了更帅气的人,所以当他原本消瘦的脸颊微微成圆鼓之势的时候,阿诚果断开始增加了运动量。

明长官养尊处优得习惯了,但自回国后也鲜有这么长时间的悠然时光,在阿香一碗碗汤水的滋补下,明长官也更加圆润起来。但明长官认为无论如何他的形象都是无可挑剔的,圆润只能说明他俊美的容颜历经风霜愈加饱满了,嗯,对,就是这样。

可当围着花园晨跑的阿诚第四次经过坐在一桌茶点水果旁的明长官时,正要外出的明镜实在憋不住了。

明镜:"明楼啊,你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了,总也该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才好,我看你这样下去,骨头都要锈掉了。"

明楼:"是呀,大姐。我去叫明台起来陪我打打羽毛球。"

明镜:"你叫明台做什么?他前两天吃饭嗓子卡了鱼刺,昨晚还跟我说喉咙难受得厉害,你让他好好休息,不要去打扰。我看你就跟阿诚一起跑跑步好了。"

这是多大的鱼刺卡了喉咙呀?需要卧床休息,不能打扰。我这个前不久还一身伤口,多处骨裂的人反倒要去活动?明长官觉得有些委屈,在明家果然我还是没有地位的。

明镜又嘱咐了一次不得打扰明台,才踩着高跟鞋仪态非凡的外出办事。

明楼:"阿诚,你不要跑了,过来喝口水。"

目送大姐的座驾出了大门,明长官觉得他急需要阿诚来安慰一下他受伤的心灵。

阿诚擦擦额头的汗,抿了一口明长官递过来的茶:"大哥要不要也跑一跑?出透了汗,身上舒服得很。"

明楼:"跑步主要锻炼心肺和腿部肌肉,我觉得我应该找一种能够全身都锻炼到的。毕竟长你几岁,体能都跟不上的,我还是想练些技巧型的。"

觉得跑步枯燥就直说嘛,阿诚门儿清的看了一眼明长官:"要不我陪您打球?"

明楼:"我打不过你,没意思。"

阿诚:"大哥输不起啦?那......要不然,要不然你练练拳吧。我记得小时候大姐给明台请师傅学拳的时候,您不是也学了几招么?"

明长官认真回忆了一下,其实明家老爷在世时,颇有要把他培养成文武全才的志向。不说拳法掌法的,连些刀啊剑啊枪啊棍的,也都有请师傅来教过的。

一来是为了强身健体,二来家财雄厚难免树大招风,有些功夫傍身总是安全些。但明楼少时也算贪玩,并没有十分上心去学,总觉得多强壮的身体也挡不住子弹,便一心想着成年后先弄把枪来随身带着,学功夫也就更不上心了。

明家老爷仙逝后,大姐执掌门楣,他一边上学还要帮助大姐打理生意,再后来还要照顾两个弟弟,少时所学也就更被扔在脑后了。现在想起来,确实,练练拳脚其实是很不错的恢复身体的方式。

而且,也比跑步或者被阿诚打得满地捡球来得帅气多了。明长官想,就算是锻炼身体,我明家大少也得要玩出风度,玩出高度,玩出内涵,嗯哼。

明楼:"不如一会儿你去小仓库找找,我记得家里还有柄剑,是早年一位长辈赠的。找出来,我舞剑给你看?"

"快夸我"三个字又印在了明长官的脸上,看看,舞剑呀,多么风雅的运动方式,阿诚你有没有崇拜我?

阿诚:"大哥,我记得你原来说过剑走空灵,需有轻盈飘逸之感,舞起来才会漂亮......"

明楼:"......"

阿诚:"大哥要是想练,不如我找两柄刀来试试?我记得您说过小时候学过永春的蝴蝶双刀。"

后来被明堂大哥起外号叫"二把刀",这样的童年记忆对明长官来说不算愉快,阿诚的建议再次被驳回。

阿诚:"那就练枪好了,可以锻炼肩背的肌肉群,对大哥你这种常年伏案工作的人再合适不过了。"

这个建议不错,刀剑差不多都是以武将配饰起源,若说到凝练古朴当然还是要说枪。他明长官要风雅,自然也需风雅到极致才好,遂颔首同意。

第二日,明长官绰着条枪立在花园中,虽没有如明台的愿穿上长衫,但魁梧的身姿握着几乎与他同高的铁枪,晨风徐徐间,果然一派风流威武。

阿诚在不远处持着柄薄剑,他不会舞剑,只是自觉应跟着大哥的步伐,要将锻炼身体这一事情做得复古且风雅。

阿诚想起大哥曾经说好的特工自身就是武器,他还暗自腹诽明长官除了体重可以接近烂银锤以外没一个地方像武器。现在看来真是错的离谱,大哥身姿挺拔如枪身,眉目凌厉如枪尖,英俊的容貌和出众的气质如他手中所握的长枪上古朴而繁复的花纹,他的大哥就是一柄长枪。只是那样握着枪,站立着,就已散发着沙场秋点兵的气势和气吞万里如虎的豪情。

阿诚握着长剑,被明长官那如虹的气派所感染,满是重整河山的壮志,心潮澎湃,眼神晶亮。阿诚想,他的大哥,万中无一!

......

......

......

......

......

......

"哎,阿诚哥。大哥握着那枪站了得有一个小时了吧?他到底有没有想起该怎么耍啊??"提着"二把刀"的明台无聊的用脚踢着地上的土,闷闷的发问。




==================

好像跑题了,请见諒,嘻嘻。。。。

不过,明长官握着枪站了一个小时......也不算跑题太远哈~~~~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