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危险的热干面

窝萌不生产醋,只是明家醋缸的搬运工。


装钱的匣子明长官最近又不高兴了,因为搂钱的耙子阿诚最近和"阿诚专用提款机"梁仲春走得越来越近了。

已经连着好几天,阿诚陪着明长官到了办公厅,把手边的工作安排给秘书们,立刻就会找各种理由马不停蹄的赶去76号见梁仲春。

明长官拉不下来脸问阿诚最近怎么跟梁仲春打得火热,知道就算问了,阿诚也不过就会说他俩只是金钱关系。

就像今天,临近午时,李秘书进来汇报说阿诚先生刚刚打了电话过来说有事耽搁了,要下午才能回来。又请示明长官中午到哪里用餐,是否要提前订位备车。

看看,看看,真是反了天了,已经连续三天没有一起吃午饭了。说好的形影相随呢说好的铜墙铁壁呢?说好的寝食同步呢?明长官觉得头好疼,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当看到顶着一脸浓妆的汪曼春兴冲冲走进办公室,明长官在心里骂了声大爷的,迅速把笑挂在了脸上。

汪曼春:"师哥,我们去吃午饭吧?"

明楼:"今天恐怕不能陪你了,我在等一份报告,恐怕今天中午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了。唉。"

已经是第三天了,每次阿诚不在,汪曼春都适时的出现在明长官的办公室,然后拖着他去吃些浓油赤酱的饭菜,他已经觉得皮带有些勒了,这样下去, 他毒蛇的代号得变成毒蟒毒蛇蛋之类的了。

汪曼春:"我明明看见一早阿诚就和梁仲春走了,谁给您送报告呀师哥?我看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们先去吃饭,回来继续等也来得及。"

明长官听说阿诚和梁仲春在76号出双入对就已经更加头疼,根本没听见汪曼春后面说了什么,就被抱着胳膊拖出了办公室。

阿诚回来时已将近下班,明长官阴着脸看着满面春风的阿诚,怎么觉得阿诚脸颊也有些圆润了?那双圆碌碌的眼睛也更晶亮了?看看这一直翘成个小菱角的嘴唇,哼,这明显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明长官觉得自己脑门儿好像有点儿绿。

明楼:"最近梁仲春那边那么忙呀?我的人他倒用得顺手。"

阿诚:"跟着他去谈几笔生意,走私那个不长久,总也要有些能过得明路的买卖。"

明楼:"过得了明路?哼!鸡鸣狗盗挖人墙角强丐恶化他梁仲春就做得纯熟,正经人敢跟他做买卖?"

明路?呸,阿诚帮着梁仲春赚钱也就算了,还要带着他走正路么?那小子也配我的阿诚这么上心的帮助??哼。

阿诚:"他当然不行呀,所以才叫上我一起。而且和那些黑货不同,这些都是正经生意,虽然礼薄一些,但是分成也不同,我七他三,这一换个儿,就是我上他下了,他也不敢不听我的。"

"我上他下"是什么意思??自己果然已经头顶翡翠了吗?明长官表示他想要家暴了。

阿诚:"对了,今天我们又去看了一家店,谈妥了就盘下来。等装修好了,大哥您去给剪个彩好不好?"

新店剪彩?两个人出去要开夫夫店了吗?那下次是不是结婚也要请他观礼主婚了呀?明长官捏着茶杯的手有些抖。不行,要探听一下,到底是什么店,然后下令让毒蝎把店炸了,再让黎叔带人把梁仲春作掉,一了百了。

明楼:"要开什么店呀?开在哪里?"

阿诚:"就在咱们政府办公厅后面的街上,方便得很。大哥一定想不到,不如您猜一猜?"

明长官按捺着酸溜溜的怒气:"能是什么店?左不过是吃穿住行,难道你俩还能开教堂么?"

阿诚:"大哥说得不错。我打算开家面馆,大哥不是常说明台的面煮得难吃么?以后阿香不在,我们就到店里吃。您是没有尝到啊,梁仲春虽然人那么不着四六的,下面倒是一流的。"

果然,果然自己绿了。明长官一手捧心,一手捂着额头。他大爷的梁仲春!!给毒蝎下命令,一定要快,让梁仲春赶快去死,赶快。

阿诚看着明长官青青白白的脸色,忙跑去拿了药,扶着明长官的背送他服下,心疼得看了好久。

阿诚:"大哥你今天是不是又没有好好吃饭?这怎么行呢?等我们的面馆开张了,你就有口福了。梁仲春做得一手地道的热干面,他说多吃面食很养胃。我今天吃过,相当不错。"

果然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先要抓住他的胃,没想到那个梁仲春竟然是高手啊?!

明楼:"所以你就跑去吃他的养胃的破热干面,留我一个人陪着汪曼春吃什么油呼呼的烤羊腿?"

阿诚:"大哥,汪曼春又来找你啦?"

看着阿诚有些不豫的神色,明长官莫名觉得舒坦了些,赶紧顺着话茬儿往下说。

明楼:"是呀,非拖着我去,你不知道那个烟熏火燎的又那么油腻,我回来就一直不舒服,你不在,他们连药都不知道在哪儿?"

阿诚看着委委屈屈的明长官,虽心知他有意夸大,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疼。

阿诚:"没事儿大哥,我从梁仲春那儿拿了些碱水面,回家做给你吃,保证好吃又落胃。以后面馆的事让他自己去跑,大不了五五分成,顶着咱们明家的名头,也够他赚一笔了。"

明长官这下觉得神也清了气也爽了,走路也有劲儿了。跟我抢人,梁仲春还嫩了点儿,阿诚还是我明家人。哼,起驾,回家吃面。

当晚,明长官对阿诚亲手做的热干面赞不绝口,并且强烈要求以后天天都要阿诚下面给他吃。

于是,阿诚又开始忙碌起来,形影相随铜墙铁壁什么的又开始在政府各处招摇。只是苦了明长官的皮带,没系两天又要换新的了。还有阿诚哥捏着钱包欲哭无泪。

心里苦的还有76处二春,一位没了拼饭的人,每天食不甘胃,一肚子的火儿没地方撒;另一个突然没了合伙人,每天忙得脚不沾地,月底还要将辛苦钱的一半送去给阿诚兄弟,顺便被明长官像看贼一样瞪上几眼。

@楼诚深夜60分

==================

不晓得明长官吃完面又没别的福利。。。

评论(13)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