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你我的家园

今天不黑日月长官了。。。



作为明长官一手培养起来的明家兰草,阿诚一直都以明长官的话唯命是从,久而久之,随着阿诚在各个方面的学习中的出色表现,明长官在各个方面的鉴赏力也节节攀升。是的,鉴赏力。

就像阿诚的厨艺是连明家第一厨阿香姑娘都要拜服的,不只中餐做得有模有样,法餐也是造诣颇高,于是养得明长官的嘴巴越来越刁,经常因不满外面的饮食,而饿着肚子等阿诚回家给他加餐。

就像阿诚会在他和明长官平日里的穿着形象上狠下些功夫,他熟悉巴黎每一季新装的风格款式,也认识上海滩每一家顶尖成衣铺的裁缝师傅,甚至,阿诚曾经为明家每一个人量身设计,并手工制作了专属首饰作为新年礼物。而明长官的形象与品味也因此一直被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所称道,虽然阿诚每天不把衣服配好,明长官就会穿着睡衣在明家大宅里瞎晃荡。

就像阿诚的字和画都是明长官一笔一画手把手教的,握运顿抖,风骨气韵。阿诚苦功下得到,又有经年累月的沉淀,也是明长官耽于公务与应酬而荒废了,渐渐便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但明长官在书画鉴赏一途上却颇有进益,也是长久以来点评阿诚之作练就的。

阿诚一直记得他那幅因无聊而作的«无题»,虽被明长官百般挑剔,最后又据为己有命名为«家园»的画。也就一直记得明长官说他以后的家就要在湖畔旁树林边,如那画上一样。

阿诚一直都有托人四处寻觅,他将那幅画影印了数份寄给各地的同窗和旧友,嘱咐若遇到有些许相似的都要替他留意。可二战的战火所及并非只在中国,差不多全世界如一团炸窝的蚂蚁的乱世,那样静谧优美的净土实在是难以追寻。

......

......

......

年轻人:"明先生,其实以您的资历完全可以留在国外教书或随便做些什么工作,为什么要回国来?又为什么要替伪政府做事?"

老人:"因为我是中国人。"

年轻人:"请您正面回答我,既然是中国人,为什么要替伪政府做事?做侵略者的走狗?"

老人:"我的一生,都在为我的大哥做事,都在为国人做事。"

年轻人:"你到现在对于自己犯下的罪行都没有深刻的认识吗?你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中国人?你的大哥又是谁?"

老人:"...... ......"

审讯每每进行到此便会以老人的沉默而中止。

月光透过铁窗漏进室内,即使是牢房,也堪称整洁,老人坐在木板床上,背有些弯,但头昂着,看着那被分割成一条一条的夜空。

阿诚:"大哥, 你一定找到了我们的家园吧? 大哥,如果在一开始你就知道了结局,你会如何选择呢?你会后悔吗?我们把自己扔进了战火中锻造出来的新中国是这个样子,幸好你不用看到......"

铁窗外的星星一闪一闪,阿诚似乎听见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说:"阿诚,无论变成什么样,那用你我鲜血铸就的新中国就是我们的家园,那些生长在阳光下的年轻人,无论他们是否懂得,都是你我的孩子。"

@楼诚深夜60分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