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信仰)阳光

明长官不止会生产醋和糖


阿诚被明镜明楼姐弟救起带回明家抚养时已十岁有余,之前如地狱般的日子连生存都是问题,更不要提读书识字,故而阿诚虽年长于明台,但开蒙却晚得多。也正因这之前那地狱般的日子,阿诚更加珍惜在明家的分分秒秒,珍惜明家每一个人对他的心意。大姐担心他的身体,他便听话的随明镜安排饮食,无论是调理身体的汤药还是滋补益气的饭菜,明镜拿给他,他便吃得干干净净。大哥担心他的心理健康,要他读书明理,他便一丝不苟的跟着明楼读书习字,每天完成了学校的功课,还要到明楼房间单独补习。

明台最初并不高兴,虽然阿诚与他年纪相仿,但性格内向,二人并不太能玩儿到一处。而且有着阿诚做对比,大姐就常感叹明台怎么总是爱吃零食而不好好吃饭,不如阿诚乖顺,大哥也常夸奖阿诚识字快,领悟力强,不想明台天天想着玩儿,一点也不上进。

成年后,明台也曾向阿诚坦诚过这段于他而言不太愉快的回忆,顺便问出从小到大一直困扰着他的疑惑,为什么阿诚哥做什么事都要做到极致,阿诚哥你不累么?

阿诚只是笑笑说尽力而已,怎么会累。

彼时阿诚并没有说实话,或者说,他说的并不是全部。

阿诚永远记得,他被带回明家后不久,明楼曾送了他一盆牡丹花。

明楼轻声的对他说阿诚你看,这牡丹开得多好。阿诚你知不知道要想花开得好,就要掌握三个关键,阳光,空气和水。阿诚,你说,这三个哪个更重要?

小阿诚望着艳丽的牡丹花,很想摸摸那墨绿的厚实的叶子,但他不敢,他想这花真美,明家的一切都那么美,大姐和大哥说过以后这也是他的家,他就更觉得明家一切美得如梦似幻。他望一望花,又望一望年轻的明楼,低低的说,水。

明楼就笑了,阿诚你真聪明。花要想活下去,就不能离开水。这是花儿生存的第一要素。就像人需要吃东西,需要汲取养分,才能长得高大,长得结实。所以阿诚现在需要和这花一起,努力长大。

但是,阿诚啊,花和人一样也需要空气,人要呼吸,花要进行光合作用,这些都是本能。就像你现在一边长身体,一边也要努力的学习知识,不断充实自己。这牡丹花茁壮的根茎和厚实的叶子,就如知书明理的人所具有的渊博的知识和广博的胸襟。

明楼说了那么多,阿诚并不太懂,但他大概明白大哥是要让他努力吃饭,努力学习的意思。阿诚想,他一定会做到。

......

......

......

阿诚:"那么,阳光呢?"

明楼:"什么?"

阿诚:"大哥,有了水和空气,那么阳光呢?你说阳光也是关键的。"

几年后,在明楼的教养下,已初有些芝兰玉树风姿的阿诚向他的大哥请教了这个他一直苦思冥想的问题。

明楼:"阳光啊,阿诚,阳光于鲜花,就如信仰之于人。没有阳光,花儿便不会有姹紫嫣红的颜色,没有信仰,人也便失去灵魂,如行尸走肉般。"

阿诚:"大哥,什么是信仰?你有信仰么?"

明楼:"信仰就是一个人愿意拿生命去交付的东西。我的信仰就是我们身处的仅余半幅国土的中国。"

阿诚那时依然听得懵懂,但莫名有些热血翻涌,他一直觉得说着这些话的明楼如同小时候明楼送给他的那盆牡丹花一样,炫丽耀目,引人向往。

......

......

......

最后一次与明楼讨论信仰,是很多很多年以后,年轻的明楼和阿诚俱已近暮年。穷尽一生为之奋斗的信仰终究开花结果,倭寇尽逐,日月换新天。战火肆虐过的焦土,经由无数人的鲜血滋养,终也开出了花朵。

但为此倾尽一生的明楼和阿诚并没有太多机会去欣赏这些花儿,只有在每周一次的放风时,他们才可以去望一望灿烂的朝阳,嗅一嗅轻风送来的花香。

阿诚:"大哥,你后悔么?"

明楼:"为什么会后悔?"

阿诚:"我们付出了那么多,你付出了那么多,但是没人知道。我们是抗日的,你为了这个国家把自己,把整个明家都扔进了战火里。但是,没人知道。在他们眼里,我们是走资派,是汉奸卖国贼。"

明楼:"阿诚,如果因为别人不知道就要后悔,因为没有得到公正的对待就要愤懑,那么我们那些年为之奋斗的就不能称之为信仰。"

"信仰不是那些打倒什么什么主义的口号,也不是抛洒鲜血去换青史上一个名字。"

"信仰曾经指引我们走过了最黑暗的岁月,现在也应会温暖我们的内心,不因世态变迁而感觉凉薄。"

"我们所做的那些事,无愧天地,无愧先祖,也无愧良心。所以,即便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所有人都误解我们,但这片故土会替我们记得。"

"阿诚,那些黑暗的岁月,你我并肩披荆斩棘走过的道路,如果有一天需要我们的孩子们再走一次,那我宁愿你我所做之事被遗忘,宁愿那条荆棘之路被荒草掩盖。现在,我愿再无人知晓那路上的艰难困苦。"

在明楼浑厚低沉的声音里,阿诚又一次看见了小时候那盆盛开的牡丹花,和那花朵上的露珠儿所反射出的绚烂的,温暖的阳光。




@楼诚深夜60分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