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风衣)阿诚的衣橱

明长官的脑洞里都是醋,快可以组一个系列了。

补一篇,上次写了一半,没来得及发,今天补上。

@楼诚深夜60分

                      =============

明长官今天心里有点儿发闷,虽然顺利清理了南田,除掉了可能威胁到阿诚和他的隐患,但是,但是他也因此不得不给了阿诚一枪。给阿诚清理伤口的时候,看着那鲜血淋漓的伤口,明长官默默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耳光。那是阿诚呀,自己真混蛋,怎么下得去手呢?软语温存向阿诚道歉说我下手那么重,你要不要惩罚我?可阿诚刚说好呀。明长官又反悔说我已经替你抽过自己了。阿诚就笑,圆圆的湿漉漉的眼睛笑得像弯弦月,说这惩罚还真重呀。明长官就整肃了面容说如果是别人伤你,我一定要他的命,但我嘛,总要有些例外。阿诚就笑得牵动了伤口说大哥还是明说了只有你能伤我吧。

其实截止到彼时,明长官的心里除了因阿诚的伤而发的心疼外更多的都是甜甜蜜蜜的幸福滋味。可甜的东西吃多了容易牙疼,老祖宗的至理名言言不可不信。否则此时的明长官怎么就会觉得心里泛酸嘴里发苦。

明长官站在阿诚房间的衣柜前,没办法,阿诚身上的衬衣沾了血,所以只好劳动明长官的大驾来帮他取件干净的替换。

众所周知,明长官的衣着配饰一概是由阿诚贴身负责的,所以阿诚对明长官的衣橱了如指掌。而反过来,明长官对阿诚的衣橱却像对自己的衣橱一样陌生。

如果不是这次巧合,其实明长官是没有想过要去看看阿诚的衣橱的,但既然有这么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看看也无妨嘛。

阿诚做事果然是妥帖细致的,明长官看着衣橱里挂着的按颜色深浅排序的衬衣和按薄后长短分类的外套,心想我的阿诚真是能干,我的阿诚怎么那么能干。

一心欣赏又好奇的明长官出于不可告人的心理,手欠的将那衣橱里的衣服都摸了一遍,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同一件衣服挂在那里要比穿在阿诚身上的手感差很多呦,真是奇怪的呢。

因为明长官正发散着思维,那本就手欠得很的爪子就开始自作主张的在衣橱里肆无忌惮的翻捡起来。

呀,这条领带好像我也有一条哎,哦,对了,我那条是红色的,阿诚这条是蓝色的。明长官想着,把领带在自己颈下比了比,嗯嗯,真不错,阿诚眼光真好。

哎?这件衬衣我好像也有一件,嗯嗯,对,我的是金色暗纹,阿诚这件是银色暗纹。放在身前比一比,阿诚真是好眼光啊。

呦,这条内裤我好像也有一件,哦,我的是蓝黑相间的,阿诚的是黑蓝相间的......额,蓝黑黑蓝有区别么?......不用比了,这条就是......总之,阿诚眼光就是好嘛。

咦?这是??为什么这件风衣我没有???

明长官在阿诚的衣橱里终于看见了一件和自己衣服不同款的风衣。

那风衣被挂在衣橱的角落里,干净挺括,可看样式却是老了些,明长官仔细翻看着,虽然他并不如阿诚精于此道,但也看出这风衣的样式大概还是十几年前上海滩流行的样子。自己当时还在上学,或许也曾有过那么几套的样子。但这风衣看起来虽有些年头,但却未有些许陈旧,干干净净不染纤尘。看得出来阿诚收藏得很是精心。

明长官越看越是疑惑,职业病也随着犯了起来。

看着样式那么陈旧,但收拾得那样好,可见风衣的主人并不富裕,所以只好买经年旧款,又因此很爱惜衣服。

再看这风衣的号码尺寸,应该是个身姿硕长且清瘦的人,否则那样窄的收腰,一般人怎么穿得进去?

这衣服的颜色清浅明快,所以主人的年龄应该在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才对。

这样想着,明长官的心不由得越来越沉。阿诚收藏这这样一件风衣,风衣的主人是个风华正茂的精神烁烁的年青人,或许是个学生,所以手头很是拮据。

那阿诚为什么要收藏他的风衣呢?他又是怎么认识了这样一个人呢?为什么阿诚收藏这件风衣,认识那个人都统统瞒着他呢?

明长官提醒着自己不要乱想,但无意间将风衣披在身上,看看垂在两侧不能合拢的衣襟,明长官觉得,果然,果然阿诚是要出墙了。

怪不得前几天阿诚抱怨又要给他添置衣服,两个月的工资都扔进去了好心疼;怪不得上周他不过早餐多喝了一碗粥就被阿诚哀怨责怪的盯了一整天;怪不得昨天晚上阿诚说要分被而眠,因为明长官占得多一半的床也就罢了,连被子也是一滚就全圈在身上,害他半夜冻醒。

所以,其实这些事情都指向一个原因,阿诚嫌弃他胖了,阿诚喜欢上了清俊少年了,阿诚要出墙了。

明长官觉得心好苦,顺带连腰间的肉也疼疼的。肉疼心苦的明长官思考了很久,还是把那件看起来就碍眼的风衣扔进了燃烧的壁炉里,嗯,眼不见心不烦。

......

......

......

阿香:"大少爷,你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好好吃东西了,是不是我做的饭不合您的胃口?您有什么想吃的,我马上去做,您不要吓我。"

明镜:"替伪政ZF做事,你还真是废寝忘食啊,明楼,跟我进小祠堂。"

明台:"大哥,鸡腿你不吃?那我吃了。四喜丸子你不吃??那我吃了。你最爱的鸽子汤都不吃???我来我来,都给我吃。"

......

......

......

......

阿诚:"大哥,你有没看到我衣橱里有件风衣啊?"

明楼(强撑扑克脸):"什么风衣?你那么多风衣,哪一件啊?"

阿诚(诡异的红了脸):"就是,就是.....就是你带我回明家的那天......那天,脱下来包着我的那件呀!"









评论(40)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