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流星)甜甜的

挺甜,请准备高露洁。

@楼诚深夜60分

======================

自打上次明小少爷作死坏了明长官的好事儿(参见«双人床»),明长官一直都想着一定找机会收拾他一顿。正好儿今天下班回来的早,也没什么应酬,便想着吃过晚饭就带阿诚去找明小少爷的晦气。孔子云: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嘛。

谁想到晚饭时竟没看到明台,明镜说是约了于小姐去山上野营看流星雨了。于是,失去打击目标的明长官深感无聊,人生啊,真是如雪的寂寞啊寂寞。

看了一会儿大姐和阿香给明白缝制小衣服,又看了一会儿阿诚拿了小块儿鸡血石在刻章子,明长官觉得怎么别人都有的忙,连明白都有一只阿香做给他的布老鼠可供撕咬磨牙,而他明长官却除了看看书或者莳莳花好像没什么可做的,但今晚他既不想看书也不想莳花。

从听说明台不在家时起,阿诚就知道今天晚上明长官一定会很郁闷。阿诚一边装作气定神闲的刻着章子,一边偷眼看明长官百无聊赖的瞎转悠。就在明长官已经开始摆了棋盘出来要自己左右互搏的时候,阿诚终于还是忍不住提议说大哥不如我们也去看流星雨吧。

空山寂静,明长官与阿诚一同靠在车边,看繁星点点的夜空垂幕四野,草虫儿嘤嘤的鸣唱和远处似有若无的人声交汇着,远离城市和人群让阿诚觉得心中无比安宁。

明楼:"我一直痛恨黑暗,阿诚。你看这上海滩,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好像没有纷争,没有战火。我们在半幅国土上苟活了四年,可赛马场的马照样跑,百乐门的舞照样跳。阿诚,我们也只能隐藏在着黑暗中,幸好有你陪我。"

阿诚心口暖暖的,他的大哥很少会将心里事宣之于口,可能也就正因为这黑暗,是最好的隐蔽,他的大哥也想要借此稍做喘息吧。

阿诚:"If the stars should appear but one night  every thousand years how man would marvel and stare.( 一千年的晚上,如果只有一个晚上出现星星,那么所有人就会相信天堂 )"

明长官歪了头,借着月光看见阿诚的眼睛亮亮的,如此时悬挂于夜幕的星星。

明楼:"因为有你陪着我,我才相信有天堂。"

阿诚就红了脸,想找个话题岔开明长官越来越是缠绵的情话。

阿诚:"咳咳,大哥,都说对着流星许愿可以梦想成真,你相信吗?"

明楼:"当然。我有试过呀。"

阿诚:"真的?什么时候?"

明长官无声的笑了,伸手握住阿诚骨节分明的手。

明楼:"当然是真的,否则你怎么会进了明家,我们怎么会在一起?"

阿诚忽然觉得心里有团火,烧得他脸颊红红的,脑袋晕晕的。果然看流星雨真是谈情说爱的最佳途径,你看这流星没看到一颗,明长官的情话已经快把他砸晕过去了。

明楼:"所以,我今天是来还愿的,阿诚。"

还还还还来???阿诚觉得腿有些发软,浓情蜜意的明长官实在是杀伤力太强了,恕他道行浅薄,简直无力招架。

阿诚:"大哥......"

明楼:"阿诚,你今天话这么少......"

阿诚:"是今天大哥的话比较多......我听着呀,我爱听大哥你说......"

明楼:"你爱听我偏不说了。哄我说了这么多话,我的阿诚,你也说些我爱听的好不好?"

阿诚想今天真是不该出来看流星,唉,哪怕能看见两颗也好能转移一下大哥的注意力。再被大哥这样情意绵绵的注视着,阿诚觉得他就要化成一滩水了。

阿诚:"说出来,大哥你不要笑我......其实我仰慕大哥已经很久很久了......嗯,是在去巴黎前......好像还要往前算,我也记不得了。"

看着明长官深潭般的眼眸,阿诚压抑着狂跳的心,深吸了口气,下定了决心似的。

阿诚:"大哥,那时侯我曾经偷偷写过一首小诗,但是不敢送给你。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阿诚:"我们像星星一样近,我们像星星一样远.

我们近的摩擦生电,我们远的天际云端.

你像星星一样明亮,我像星星一样暗淡.

你明亮的举世瞩目,我暗淡的彼此不见.

你像星星一样永恒,我像星星一样短暂.

你永恒的与世长存,我短暂的瞬间一闪.

我像星星一样热恋,你像星星一样绝缘.

我热恋的日夜守望,你绝缘的永难相伴."

......

......

......

那一夜,流星并未光临,但明长官与阿诚都坚称他们看到了最美丽的流星,许了最美好的心愿。


===========

后记:明长官知道小少爷没看到流星还冻感冒了,心想没有流星我也能心想事成,哼!





============

阿诚的那首小诗原本是张若茗写给周总理的«那时的爱»,冒昧偷了来放到阿诚身上。

算不算甜??算不算甜??哈哈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