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补[楼诚深夜60分]桔子味阿司匹林

大哥头疼老不好,多半儿是废了。。。


@楼诚深夜60分

=============


从小到大,明长官遇到过很多让他头疼的事。


明长官小时候顽劣,偏偏明家老爷子治家严谨,于是明长官每日里都要为如何才能逃学并且不写作业,闯祸还不被他爹发现而伤脑筋。


稍长大些,明长官开始为家中的生意和固执的长姐调皮的幼弟头疼。


青葱少年时的明长官为了他美好的却不被家人祝福的爱情头疼,意气风发的青年明长官为了他踌躇满志却无处施展的报国之志而头疼。


现在,明长官为了周旋于各方势力之间而头疼,为了在黑暗中向光明跋涉而头疼,为了在这乱世里保全家人而头疼,为了能够早日解民之倒悬而头疼。


明长官有无数的事情要头疼,但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阿司匹林。


苏医生劝过很多次,这药止疼效果虽好,但副作用大,还是少吃为好。明长官嘴上答应着,可头疼起来便也都顾不上了。


不过可能确实是自己吃得多了,身体有了抗药性,最近吃了药,总也得要阿诚帮他揉揉太阳穴才见好转。


药这东西不管用,好在阿诚的手法倒是越来越熟练。有两次按揉得明长官都要舒服得睡着了。


给毒蝎下了清除明楼的任务,明长官的心就一直悬着。如果毒蝎抗命,等待他的将是军法从事,而如果毒蝎真的向他举起枪......明长官的心陡然一紧。


一双手攀上额头,轻柔的按压着明长官涨得发疼的太阳穴。


明楼:"阿诚,药。"


......


汪曼春:"阿诚去诊所拿药了还没回来呢,师哥。"


明长官心想原来斩妖除魔的悟空不在,否则你这蜘蛛精怎么一声不响就进了我的办公室了,真是好想念悟空......不是,好想念阿诚啊,头好疼,闻了香水味儿就更疼。


明楼:"曼春你坐下休息会儿吧,我歇一会儿就不疼了。"


汪曼春听话的坐了下来,坐在明长官的腿上。


明长官心里喊着阿诚你快来,我头疼,现在腿也快断了。


汪曼春:"师哥啊,看你这汗出的,还那么疼么?要不然你先吃我的药?"


废话,你压着我,我能不累得出汗么?


可心里骂归骂,听说汪曼春带了有药,能缓解头疼才是当务之急呀。


汪曼春贤惠的倒了温水,服侍明长官吃了药。没一会儿,明长官觉得脑子清明得多了,也没有刚刚那么疼,只是汪曼春那药怎么比阿诚的药苦呀?本着病友直接同病相怜的情谊,明长官觉得应该把自己的药介绍给汪曼春。


明楼:"曼春,你的药哪个药房买的?那么苦呀,难为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吃得下。"


汪曼春:"这个阿司匹林就是很苦呀,再说了,药哪里有好吃的,良药苦口嘛。"


明楼:"阿诚给我买的阿司匹林是桔子味儿的,可好吃了。"


汪曼春:"桔子味儿的阿司匹林??我怎么没买到过?"


明楼:"阿诚说也是跑了很多药店诊所才买到的。味道特别好,等阿诚买回来,我给你送过去点儿。"


过了几日,明长官果然本着病友之间的相互关怀送了汪曼春两瓶桔子味儿的阿司匹林,还说效果特别好的,每次疼起来吃一片,阿诚再给揉一揉就神清气爽了。


汪曼春欢天喜地的收了明长官送的药,没过几天就派上了用场。


其实汪曼春吃阿司匹林并非与明长官同病,而是她有经痛的毛病又不好明说,才一直说是因头疼而吃药的。


正好这桔子味的阿司匹林要是如师哥说的那样好吃又管用,也省得她吞原来那苦药片子了。


味道嘛,确实是不错,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是那么疼?难道是必须配合着阿诚的按摩才能生效?或者要不再吃一片儿?


......


......


......


朱徽茵:"汪处长,您怎么了?肚子疼?我叫车送您去医院。您说您肚子疼吃钙片有什么用呀?"


=================

广而告之:

    本店出品桔子味阿司匹林,包治百病,药到病除,有病治病,无病强身。

    您瞅准了,76号大药房,荣誉出品。

    要配合阿诚哥的按摩呦,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梁仲春大夫中医诊所

















评论(1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