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病)过火儿

明长官彻底把脸弄丢了... ...


@楼诚深夜60分


=================



回国没多久,明长官就向明镜坦白了他与阿诚之间的感情。阿诚所担心的家变并没有爆发,只是明楼被带进小祠堂里彻夜长谈。至于姐弟二人谈了什么,阿诚却如何也问不出,只是看见明楼早上出来时捂着肩膀,一瘸一拐的,眼底一片青黑,但脸上却带着志得意满的笑。


之后明镜来找阿诚谈话,阿诚也是想也没想就跪下了,对外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明秘书难得方寸大失语无伦次。


阿诚说大姐我是真心爱大哥的,我也会一直敬重您孝顺您的,只要您说,我都会努力去做,只求您让我和大哥在一起,求您不要赶我出明家。总之我生是明家的人死是明家的死人。


明镜先是拉着脸冷眼看着,看了半天,倒又笑了起来说阿诚啊,明楼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这样的大好青年非要和他不明不白下去?

停了停,又端正了面容,拿出明家大家长的款儿来说,我明镜十七岁执掌明家,历经风雨,为的就是几个弟弟能够平安喜乐。既然你认定了明楼,明楼也非君不可,我也不愿做打散鸳鸯的无情棒。只是,阿诚,你既然跟定我家明楼,今后无论明家祸福还是他明楼生死,你皆不能袖手而去。我同意你们在一起,就是要你们一辈子在一起,如果没有这份执着,今天也不必对我说什么钟情爱重的话。


阿诚听明镜一席话直接目瞪口呆了,这话虽说得铿锵,可言下的意思竟然是同意了。一时欢喜得疯了,爬起来抱起明镜转了好几圈,直到余光里瞥见明楼站在楼梯拐角边贼兮兮的笑,这才满面通红的放下被转得晕乎乎的明镜,窘迫得连道歉都忘了。


阿诚本以为明镜只是默许,谁知没过两天,明家大宅里里外外的仆从们碰见他或明楼,都笑嘻嘻的道喜讨赏钱。又过了两天,明镜宣布说要办个家宴,不能让阿诚这么不明不白不声不响的跟了明楼吃亏,外面的人且不管,家里人总要聚齐了来报喜的。


阿诚被这一连串惊喜闹得每天出入见人都是红着一张脸, 明长官那边也不想委屈了阿诚,只管放心由得大家起哄。只是明镜说举行了仪式前两人应该少见面,但二人工作就在一起,没办法避嫌,也就只好先让阿诚从明楼房间里搬出来,也算是那么个意思了。


临近明面上是个家宴实际上是个婚礼的日子,明长官忽然间召见了一直在为两位哥哥的喜事奔忙的明台,并在明台一脸的震惊与茫然下,面无表情的布置他去采购些奇怪的东西。


明台从明长官办公室出来时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晕头晕脑的晃到园子里,看到正忙着修车子的阿诚。阿诚劲瘦的腰背微微躬着,俯身在车前检查着什么,神色严肃又温和。


明台看着,心里不由得鄙视了一下大哥,顺带鄙视了助纣为虐的自己。


......


......


......


温馨又欢乐的家宴让原本紧张的阿诚放松不少,身边的明楼言笑款款,不时伸手与他偷偷相握,阿诚就有些红了脸。好在家里人心照不宣,并没有谁来起哄闹喜,只有明堂大哥为老不尊的非拉着阿诚给他点了支烟,又让明楼给他剥了块儿糖也就放过了二人。


当晚洞房,自然春光无限。


谁想到第二天一早阿诚便发起烧来。本想着早起能喝上明楼阿诚敬茶的明镜赶过去一看也是吓了一跳,没口子的吩咐着要去请苏医生。


明楼:"大姐,你不要着急,阿诚没事的。"


明长官老神在在的给阿诚头上换了条冷毛巾,气定神闲的拦着明镜。


明镜:"我说明楼,你好没良心呀,昨天才娶进门的人,今天你就不在意啦?你把阿诚折腾病了,还不叫请医生,你安的什么心?"


明楼微有些红了脸,正喃喃不知该如何解释,明台赶来打圆场。


明台:"大姐,没事儿的。阿诚哥没事儿的。大哥一早就吩咐我买了退烧消炎的药了,不用请苏医生。"


明台此话一出,明镜一耳光已甩在明楼脸上。

明镜:"你怎么会早买了药?你早知道阿诚会发烧吗?是你下的毒手是不是?你竟然害阿诚?是谁跟我说的一辈子就认定了他的?阿诚那么好的孩子,你竟然下得去手?从今天起,你不准接近阿诚!"


可怜的阿诚哥在明家姐弟的争吵声中烧得更烫,头也更晕了。


......


......


......


好容易安抚了明镜,明台被安排照顾阿诚,顺便看着明楼不要靠近了阿诚。


此时,明台坐在阿诚床边,明楼只能咬牙切齿的坐在一米外的椅子上。而阿诚依旧烧得滚烫烫的,额头可以煎鸡蛋。


明台:"大哥,你怎么知道阿诚哥一定会发烧?"


这个问题困扰了明台很久。之前他被吩咐去买消炎退烧的药品时,明楼只说阿诚会要用,但没想到竟然真的用上了。


明楼:"大姐不明白,你也不明白?"


明长官一副懒得和白痴讲话的样子。


明台:"在法国时候倒是听同学说过......好像说第一次......还有......好像玩得太过火了是会发炎......大哥......大哥你也太不节制了。"


明台艰难的说出这些话,脸颊微红,望向明楼的眼神既有埋怨,也带着些视死如归。


明楼:"你怎么知道是我不节制?"


明台:"不是你太过火,难道你们第一次?"


明台说完心想坏了坏了,大哥估计要暴走了,他不会杀了我吧?大姐,大姐你不来救我,我就恕我没法儿尽孝了。


明楼眼神闪躲间瞄见明台抱着个枕头一脸戒备的看着自己,又看见烧得两颊绯红昏昏沉沉的阿诚,心里又是疼又是堵得慌。


明楼:" 老子就是第一次要你管?滚!滚出去! "







评论(21)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