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照片)初恋or情敌

明长官的新欢旧爱......



@楼诚深夜60分


=====================


明长官今天想玩儿新花样儿,哄着阿诚一起到常年无人问津的阿诚房间里开发新感觉。


虽然阿诚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晚是独自睡在这个房间的,但这房间里的每一处于明长官而言都带着阿诚的气息。被阿诚的气息围绕着的明长官想,我也一定要在阿诚房间的每一处都留下我的印记。


果然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言出必行的明长官如愿在阿诚房间的每一处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记。之后阿诚如何的边清理战场边抱怨,明长官又是如何陪着笑脸,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只说当晚二人酣战后,阿诚接到了梁仲春的电话,无奈只得起身整装出去给明家赚钱。


明长官一个人躺在阿诚床上,欣赏了一会儿屋内的陈设,又心疼了一会儿阿诚疲累的身体,又回味了一会儿方才的战况,总结经验准备再接再厉再创辉煌。东想西想得也是无聊,可又舍不得阿诚在外奔忙,他自己温床暖枕,索性也起身给自己找事做。


上次已经翻过了阿诚的衣橱,因着自己胡思乱想醋海翻波,将二人之间那么有意义的东西给毁了,知道真相的明长官当时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可明长官偏偏就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于是百无聊赖的明长官开始手欠的翻腾起阿诚的书柜和书桌。


阿诚在读书一道上是明长官开蒙引路,自然习惯和偏好也都随了明长官。越是喜欢的书上越是凌乱,看书的心得体会,或是灵光一闪,都要记在上面。


明长官翻看着阿诚的藏书和书上的阿诚的字,不意一张照片从书里滑了出来。


照片已经泛黄,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而照片上的人却是明长官万万没想到的,那是一个明长官既熟悉又陌生的人,说熟悉是因为照片上的人是汪曼春,说陌生是因为那是十六岁的汪曼春。


于是,明长官在阿诚的房间遭遇了第二次打击,并且开始第二次头脑风暴。


这照片很眼熟,应该是他与汪曼春热恋时拍的,但自己收藏的关于那份初恋和青春记忆的东西都已经被大姐明镜掘地三尺挖出来付之一炬了呀。


难道这是那个时候阿诚趁乱偷偷拿走并藏起来的?


但是阿诚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如果说那时阿诚就喜欢自己,那也该是看这大姐毁掉所有汪曼春的信物才对,怎么会收藏起来呢?除非......


明长官的头又一次疼了起来,原来自己并非阿诚的初恋,原来阿诚最初喜欢的人是汪曼春。明长官觉得自己简直蠢到家了,他竟然一点儿也没有看出小阿诚的心思,每次与汪曼春约会还会带阿诚同去。想想当时小阿诚的心里是有多难过呀,现在这份难过混着心疼翻涌在明长官的

心头。当然,还有自己竟然不是阿诚初恋的震惊与遗憾。


自己对阿诚也不是初恋了,明长官心酸的想,还有什么资格去要阿诚的初恋呢?


只是自己的爱人曾经暗恋过自己的初恋情人,明长官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不过经过了上次那件风衣的教训,明长官也学了个乖,没有再将这碍眼的照片销毁,而是乖乖等着阿诚回来问个清楚。


......


......


......


阿诚:"那时候我看大哥那样伤心,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也要给大哥你留下一个念想,所以从大姐搜出来的东西里偷出来这个。可照片偷出来,我又不太想给你......我不喜欢你看她的眼神......"


阿诚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上红红的,看得明长官的心跳快得发疼。我的阿诚真可爱呀,明长官心痒痒的想。


明长官:"所以,我是你的初恋,是不是?阿诚。"


得到肯定答案的明长官欣喜若狂,当即拉着才给明家赚了一笔大钱回来的阿诚再接再厉再创辉煌......


......


......


......


阿诚:为什么又折腾我???我好困,能不能让我睡个觉先......=_=!!!


评论(12)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