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明长官的小金库

明长官: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有小金库!哼!


@楼诚深夜60分


================


Long long ago,明长官还是养尊处优的明家大少,一应的吃穿用度从不必自己费心,后来大姐当家,对明大少更是从来供给充沛。


其实一般的富家子做派无非是花天酒地挥金如土,可明大少不同,他自小就没怎么花过钱。明家的产业无数,吃穿住用行,无一不含。以至于明大少从来就很少有需要用钱的机会。直到去法国留学前,明大少对于钱财的概念仍是停留在数字层面。


所幸理财小能手阿诚跟着明大少寝食同步,明镜便自然而然的把二人的财政大权交给了阿诚。


直到二人回国,明大少成了明长官,阿诚成了明秘书,明秘书替明长官管钱的习惯也仍是保留着。


明长官的经济来源很多,也很杂,办公厅的工资,各类书报杂志的稿费,名下厂矿的分红,各类人士的孝敬,不一而足。


对于这些,明秘书都有单独建了账本来记录,并且常拿了收支报表去给明长官审阅。明长官挂了经济司顾问的名头,看些报表之类的小儿科只需一两秒,而且阿诚做事向来稳妥,故而明长官对自己的钱和收支帐目也从未上过心,左右余额是节节高升的嘛。


直到有一天明长官闲来无事,带着阿诚和明台去仙乐斯消遣,因着平日里很少来这样的小舞厅,认识他们的人也就少些,兄弟三人就好求个清静。


仙乐斯的舞没有百乐门的好看,歌儿也没有大上海的好听,好在酒还不错,兄弟三人也还算尽兴。


酒过三巡,不时有美貌姑娘前来邀舞,兄弟三人在场面上混迹许久,也没有二话,纷纷下场翩翩起舞。


几首曲子下来,倒是明小少爷先看出端倪。


明台:"哎,大哥你发现没?怎么今天姑娘们来邀舞,总是先奔着阿诚哥的。他拒绝了或者是去和别的女孩子跳了,才会有人来邀你我。"


经明小少爷一提醒,明长官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心想阿诚果然是太出众了,到哪里都是焦点呀,我明家果然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心里因为自己的阿诚出众而骄傲又因自己竟然不再是女孩子眼中的焦点而微有失落。


明长官那厢五味杂陈,明小少爷这边已经按捺不住了,他可是上海滩数得着的花花公子,走到哪里都是莺莺燕燕的环绕一身,今天怎么就成了阿诚哥的陪衬?


明小少爷表示,我!不!服!


明小少爷风度翩翩的端着酒杯在场子里晃荡了一圈,满意的收获了成堆的媚眼和飞吻,得意洋洋的回到自己桌旁就拉下脸来。


明台:"大哥,我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明楼一脸不在意的应着:"哦?"


明台:"我听见那边几个姑娘说阿诚哥小费给得大方,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少爷,人又长得俊,个个都想来认识一下。至于我们俩,评价是虽然长得不错,可是没见掏过一毛钱,怕是跟着富家少爷来见世面的。"


明长官一口老血堵在喉咙间,面上仍一派云淡风轻。


明楼:"那又如何?左右我现在确实是没钱给小费的。"


明台气咻咻的瞪了一会儿被莺莺燕燕包围着的阿诚,心想那是我的位置呀好吗?又瞪了一会儿场子里有眼不识金镶玉的姑娘们,心想这是什么破场子?以后还是去烟花间玩儿吧。哼!


明台:"其实我倒无所谓呀,我一个穷学生,本来就没钱。可大哥你那么有钱,还被她们看扁,我是替你生气呀。"


明楼此时也正盯着围在阿诚身边的莺莺燕燕,心里吼着离我家阿诚远点儿!把手拿开!可脸上仍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明台的话也无心去听。


明楼:"我没钱呀,钱都在阿诚那里,你知道的。"


明台:"大哥你不会告诉我,你连点儿私房钱小金库都没有吧?"


明楼怔了怔,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了。扭过头认真的看着明台。


明楼:"没有啊!我哪里会有小金库呀?不过听口气,明台,你应该是有小金库的,那今天就谢谢你啦!"


明台心想谁信你没有小金库呀?骗小孩子么?我看起来很好骗么?谢谢我又是什么意思?


明台正想着,就见自家大哥以与自己身材不匹配的速速度冲进舞场,拉起阿诚就一阵风的跑了。空留下几位莺莺燕燕和明台,皆是目瞪口呆。


......


......


......


阿诚:"呐,大哥,这个月的收支表。从这个月开始,我把月净利的百分之五划做您的小金库,您看可以吗?"


明楼:"$_$嗯嗯,好的呀好的呀!"


......


......


......


明楼:"阿诚,我的小金库到底藏在哪儿呀?"


阿诚:"我帮大哥在银行单开了户头,存单在我保险柜里,安全的很,大哥放心。"


明楼:"明台生日快到了,给他买礼物的钱从我小金库里出吧?你去银行取出来,我们去给他买条皮带。"


阿诚:"上次给您买了那条有些短,就送给明台吧。小金库的钱省下来可都是大哥你的呀。"


明楼:"嗯嗯,对,把那条给他吧。小金库可是我自己的钱呢,能省就省吧。"


明楼:"阿诚呀,你把存单拿来我看看,我小金库里有多少私房钱了呀?"


阿诚:"还是明天看报表吧,我收着你还不放心?"


明楼:"放心放心,我就是......"


阿诚:"夜深了,睡吧,大哥!"


明楼:"嗯嗯,阿诚,睡觉睡觉!"


......


夜深了,明长官忘记了小金库的事儿,一心一意的与阿诚研究起"小精库"的事儿。




评论(36)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