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明楼的"起床气"

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这个题目该多甜啊,我却把糖熬成玻璃渣!! 但请一定看完呀!!

@楼诚深夜60分

===================

"滚,滚出去!"

明长官的怒吼打破了明家大宅平静的早晨。

明台垂头丧气的从明长官房间里滚出来,一声不吭的坐在客厅的沙发里。身边的大姐明镜伸手摸摸明台的头,叹了口气说:"明台,你别怨你大哥,他......他一向是有起床气的。"

明台把头窝进明镜怀了,似是撒娇又似是叹息:"大哥以前哪有过起床气?阿诚哥那时候......"

随着明镜又一声叹息,明台终究没有说下去。

明楼房间。

明楼窝在床上,阳光从被明台打开的窗口撒进来,撒在明楼微微抽搐的脸上。

明楼咬着牙,紧闭着眼睛,他不想醒来。他昨晚终于见到阿诚了,这是半个月以来第一次见到他。依旧是挺拔得小白杨一样的腰背,依旧是消瘦的脸庞,依旧是浅浅的和煦的微笑,他的手指依旧修长,握起来却冰凉刺骨,他的声音依旧低沉,听起来却寂寞缥缈。

半个月以前的那个爆破计划出自明楼之手,明楼了推演无数次,几乎无懈可击,结果也如他所料的成功。来自日本的特使先生及随行的一批军备物资被炸成天边的一朵烟花,这是明楼送给这位尊贵特使的欢迎仪式。

只需要混入随行人员中间,只需要将炸弹放进特使的座驾里,就是这样简单的计划。简单却有效的计划,阿诚曾经执行过无数次比这此更困难也更危险的任务,从未失过手。

所以这次,连明楼也没有太过在意。他一直在办公室里等消息,想着一会儿要怎样憋着笑在众人面前表演暴怒,然后他就可以和阿诚一起回家,吃饭。

多少次这样的演出,明楼已有些驾轻就熟,他甚至在考虑晚饭是不是该给阿诚加个肉菜,最近他又瘦了好多呀。

可是,阿诚却没有回来。

于是,当晚的演出,明楼不再憋着笑,他的暴怒里夹杂着不安,夹杂着深深的恐慌。

半个月过去了,明楼动用的军统和地下党两方面的势力来寻找阿诚,但没有一点线索。

特使的座驾和随行无一幸免,所有人对明楼都只有这句话。

可明楼从不相信阿诚就这么走了,直到昨晚,他,梦见了他。

在梦里,阿诚叫他大哥,像小时候一样牵着他的衣角,阿诚给他唱"浮云散 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朝最",阿诚说大哥,我好想你......

......

......

是明台,打断了明楼与阿诚的团聚,照在脸上的阳光把明楼拉回了再没有阿诚的现实。

明楼想请让我睡死吧!我只想再见他一面, 请别来打扰!

......

......

......

明台:"大姐,大哥已经睡了一个星期了,他......"

明镜:"他只是太累了。"

明台:"可阿诚哥已经走了,大哥不能再垮掉啊!"

明镜:"你大哥不会垮掉的,他只是需要时间。这么多年,也让他任性一次吧,阿诚走了,你大哥以后的日子就更难过了。明台,让他多睡睡吧,等他把心里梦里的人和事放下了,等他睡好了,他会好起来的。他是明家的男人,他是你大哥。"

明台:"是,大姐。大姐放心,我不会去招惹大哥的,等他的起床气过去了,就好了,是不是?"

明镜:"是的,等他的起床气过去了,会好的。"

......

......

阳光又一次洒在明楼的床上,暖暖的,有些痒。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气息,还有淡淡的药香。

阿诚还是回来了,当几乎所有人都放弃寻找的时候。虽然遍体鳞伤气息恹恹,可阿诚还是活着回来了。

明楼以前从没想过阿诚会死,即使所有人都告诉他阿诚已经死了。明楼不敢去想阿诚会死,他怕他一想,自己就会碎成一片一片的随他而去,他愿意随他去,可他们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明楼开始尝试没有阿诚的生活。他开始独自去办公厅,独自吃饭或去应酬,独自整理衣物,独自煮没有任何味道的面,独自看书,独自入睡,然后在睡梦中与阿诚团聚。

明楼开始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因为他越来越想沉浸于梦境,他开始害怕没有阿诚陪伴的现实。

在明楼行将崩溃之时,黎叔带回了阿诚。

阿诚在行动中受了伤,混乱中掉进捕猎野兽的陷阱,辗转多日才被黎叔的人找到。

谢谢你还活着!

谢谢你回来了!

谢谢你没有丢下我一个人!

明楼把下巴抵在一从黝亮的黑发上,微笑着把手臂又收紧了些,好像生怕怀里的人跑掉一样。

怀中人被勒得不舒服,皱着眉头醒来。

明楼:"怎么醒了?是不是我碰到你伤口了?"

阿诚:"没有。只是听说明长官的起床气很大,我想见识一下呀。"

评论(23)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