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风雅的明长官(更上一层楼)

明台:我不作死,我是助攻!

注:看完这个酸酸甜甜的请移步旁边的«八声甘州»,以便均衡膳食,有意牙齿健康哦!(并没有)

@楼诚深夜60分






==============



得知今天大姐带着阿香回乡祭祖,明台的心简直是崩溃的。大姐啊,你再多回去祭几次,我就要被大哥和阿诚哥联手虐死了,你下次祭祖,就记得给我烧几件巴黎新款吧。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可家还是要回的,虽然不回家可以暂时逃脱被闪瞎眼的遭遇,可大哥一定有办法让大姐知道,然后姐弟俩就会对自己混合双打。那滋味呦,还真是,谁挨谁知道。

明台磨磨蹭蹭的回到家,趴在门口仔细听着厅堂里的动静。

大哥与阿诚哥还真的在客厅里,听二人谈话口气倒还愉快,应该不会在密谋怎么坑自己的样子,明台的心刚稍稍放下些,就听大哥忽然提起了他。

明楼:"明台怎么还不回来?阿诚,你有没打电话去面粉厂问问,这小子做什么呢?"

阿诚:"问过了,说是和于小姐去吃晚饭了。大姐不在,大哥也抬抬手,让他放松放松吧。"

还是阿诚哥疼人,明台想,我以后砸了玻璃再也不栽赃给他身上了。

明楼:"嗯,放松吧,让他放松两天。阿诚呀,我也想放松放松。"

大哥竟然这么好说话??竟然就这么答应了??明台默默捡起自己的下巴,忍住想踹门进去看看自己大哥是不是被替换了的冲动,继续听着。

阿诚:"大哥想怎么放松?要不我去百乐门订个位子?"

明楼:"我又不是明台,去什么百乐门?"

阿诚:"也是,那种地方,花销不少,可也没什么意趣。那大哥的意思是?"

明楼:" 意欲寻君忘路远,入城还又出城来。阿诚,这个消遣可是无需花销的。 "

阿诚:"大哥,你......你真是......"

阿诚哥怎么忽然没有声音了?大哥那句诗什么意思啊?怎么之前大哥和阿诚哥脑电波沟通的时候他搞不懂,现在他们用人类语言沟通,他!也!不!懂!啊!

明台觉得心好累,好想默默爬走算了。

其实明小少爷不是不聪明,只是明长官的脑回路实在惊人。这话还要从很早以前说起。

话说有这么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明长官与阿诚醒来窝在床上说小话儿,不晓得阿诚说了句什么,明长官就笑了,那样明媚的笑,春风化雨般,阿诚也不由看得呆住。痴痴说了句:"北方有佳人,一笑倾人城。"

自那次之后,明长官便开始了他的风雅的云雨之路,明长官将他与阿诚那些不能说的秘密都藏进了诗词戏文中,并且骄傲的表示他真的太优雅了,哼!

就连无意中听空城计里孔明唱了一句:"我正在城楼观山景。"明楼就拉着阿诚跑去爬山,并且在山顶上美美的观了一遍好景色。惹得阿诚从此一听«空城计»就满面通红。

此时,不明真相的明小少爷还在云里雾里的听着。

阿诚:"大哥... ...你累了吧,要不要我来?你忘了不似秦楼上,吹箫空学仙? "

明楼:"哪里是我学得不好,是阿诚你这里实在是城春草木深呀。"

阿诚:"大哥......大哥......你就不能让我一次?"

明楼:"你自己学艺不精还怪我啦?我教你嘛。"

明台觉得自己可能晚饭没吃饱,又饿又冻才会听哥哥们说话都听得头晕目眩,所幸警报已经解除,他也不想听哥哥们的哑谜了,还是赶紧进门去洗洗睡了才是正经。

明台:"大哥,阿诚哥,你们在干什么?"

客厅的沙发上,明长官正襟危坐,阿诚跪在一边。两人看向他的眼神都有些莫名的闪亮,可表情又都严肃得很。

明楼:"我在查阿诚的功课。阿诚啊,你小时候诗词一道是很不错的,怎么现在退步至此呀。"

阿诚:"大哥,我一定努力,努力好好学,争取后来者居上。"

明台看着这场景,生怕大哥一并要考自己的拉丁文,抽着嘴角嘻嘻哈哈了一阵,想着要赶紧开溜。
明台:"大哥你太英明了。你们先忙,我就回屋睡啦。阿诚哥,你要好好学呀,人家说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嘛,你要努力呀。"

明台说完,猫儿似的蹿上楼梯,逃命一样回到自己房间。

关门的刹那,明台听见阿诚小声说:"大哥,我觉得明台的提议不错呀。"

明楼:"......"



=============

八声甘州之后,再写个甜的,嘿嘿嘿,自觉已经很污了,请关上灯闭上眼睛看。。。。。捂脸ing

阿诚不时想反攻,这次被明台助攻了,明长官........真的好替明小少爷担心啊,提前点个蜡给他吧。。。。。。






评论(14)

热度(81)

  1. sherry's house鱼小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