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情丝绕牌护手霜

明长官千年前下了盘很大的棋

@楼诚深夜60分

========================

话说琅岈阁少阁主蔺晨,从来自认是个各方面指标都突破天际的妙人儿。

好多年前老阁主偷懒跑出去玩儿,半个琅岈阁都出动去找,把个江湖翻了底儿朝天也没能找到他老人家仙踪。
没办法,在外游山玩水逗姑娘的蔺晨被琅岈阁剩下的一半人抓了回来,要他替老阁主排新一年的榜单。
那时候的蔺晨还是个正经人(呵呵,谁信) ,得知他爹撂挑子不干,撒丫子跑路的消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接了这个重要的工作。
原本每次榜单揭晓都是由阁主直接公布的,但跟了不靠谱儿(划掉)的老阁主半辈子的亲信们早被蔺家人耍出了经验,提前一天从少阁主蔺大公子手里要出了新榜单。这一看不要紧,众人心里同时闪过一句话:"龙生龙凤生凤,老阁主的儿子深井冰!"

新琅琊榜单:
公子榜首:蔺晨
高手榜首:蔺晨
富豪榜首:蔺晨
最可气的是美人榜首上直接贴了他蔺少阁主的画像。
众人各自抚着自己脆弱的小心脏,互相搀扶着一起把蔺晨一棍子抽晕,然后将所有榜首都隐去不发,对外则宣称榜首空悬,留待有心人毛遂自荐。
那一年琅琊榜单的"斩首"行为并没有在江湖掀起多大波澜,对于琅岈阁不按规矩出牌的做法,广大侠客们都已司空见惯了,只在闲暇无事对饮时说上一句:"他们阁里人真会玩儿!"
可自那次之后,老阁主尝到了甜头儿,隔三差五的就跑出去游山玩水逗姑娘,琅岈阁的人也就越来越习惯少阁主被他爹坑出来顶缸。
好在蔺晨得知自己不能把自己放在各种榜首之后,而自己对第二第三的名次都不屑一顾,所以之后每次顶缸,蔺晨都顶得很让人满意。
每每想到自己老爹不知道在哪处山美水美的景致里逗美人儿,而自己埋头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信息里废寝忘食,蔺晨就觉得自己真是他大爷的孝顺,如果琅琊榜要排个孝子榜,自己一定当之无愧。
如果自己爹争气一点儿,找个美人儿再生个孩子,自己就可以把琅岈阁这堆破事儿推到弟弟身上,自己也就可以和他爹一样出去游山玩水追美人儿了。所以说,爹呀,你要加把劲儿啊。
这天蔺晨正在心里默默给老阁主加油,梅长苏那个没良心的终于来了消息,请他入京。
他大爷的终于想到本大爷我啦!!蔺晨欢呼着扔掉手里的剑,顺着后山的小路偷偷溜出了琅岈阁。

要说琅岈阁少阁主也是个吃过见过的主儿,寻常的山水与美人儿很难入他的眼,可在苏宅里,只看见那人一个侧脸儿,蔺大公子第一个念头就是"美人儿??!!",第二个念头"我要!!!!"
之后的场景也多亏是长袖善舞的梅长苏才能撑过去:
靖·耿直boy·王看着一个白衣如雪的胖子(划掉)对自己狂抛媚眼,扭头再看看一头冷汗强装镇定介绍着"这是蔺晨,我的好友兼大夫"的梅长苏,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撂下一句:"苏先生,还是先给你大夫治下病吧"的嘱托就告辞了。

这边靖王跑了,可蔺晨已经炸了。他要这个美人儿,他要定这个美人儿了!
于是......
蔺晨:"长苏,我家琰琰喜欢什么呀?"
梅长苏:"萧景琰,或者景琰,谢谢。"
蔺晨:"长苏,我家琰琰武将出身,我把琅岈阁的兵器库送给他,你觉得他能喜欢吗?"
梅长苏:"萧景琰,或者景琰,谢谢。"
蔺晨:"你说我和我家琰琰的婚礼在哪儿办比较好呢?琅岈山漂亮,可是我家琰琰是皇子,还是在京城办比较气派。"
梅长苏:"萧......只要不说你家琰琰,你爱在哪儿办在哪儿办吧。"
蔺晨:"我想好了,要俩孩子,一个当太子,一个当琅岈阁主,这样我和我家琰琰就能一起去游山玩水追.....只要游山玩水好啦。到时候我们去江左找你玩儿啊,长苏。"
梅长苏:"......你高兴就好。"
......
......
在计划了自己与自家琰琰后五六十年的时光,并且选好了二人百年之后一起沉睡的甜蜜之地(注:一般人叫做坟地)

蔺晨终于想起来,这位琰琰美人儿还不是他家的。
追美人儿对于蔺大公子来说简直易如反掌,只要投其所好就好啦。给美女送胭脂水粉,给才女的送古籍孤本,给侠女送神兵利刃。总结起来一句话: 涉世未深的,带她看尽人间繁华; 心已沧桑的,带她看青梅绕竹马。
照着自己丰富的经验来看,蔺晨忽然发现他家琰琰竟然是块儿难啃的骨头。你说他涉世未深吧,萧景琰已过而立之年,天皇贵胄的身份,威名赫赫的军功,哪里是个涉世未深的样子?可你说他心已沧桑吧,他又偏是个耿直热血的性子,没一点儿世故变通。
翻来覆去想了很久,蔺晨越来越觉得自己挑的这块儿骨头太他大爷的难啃了,这是要逼他用绝招了!!!
......
......
......
几天后。
蔺晨:"长苏,快到新年了。你给我家琰琰送年礼的时候,把这个也送给他......别说是我送的啊!"
梅长苏把玩着被塞进手里青瓷瓶:"这是什么?"
蔺晨:"这个呀,是我单独给我家琰琰特制的。你看他常年风吹日晒的,挺漂亮一双手都糟蹋得没人样儿了。我特别给他做的呦,滋润双手的,我给起名字叫护手霜,好不好听?"
梅长苏:"有好东西不给好朋友用?蔺晨你真够小气的。这瓶我收下了,你再做一瓶,我替你送过去。"
蔺晨:"不行不行,你送这瓶过去。我立马给你做瓶新的......两瓶......十瓶,十瓶怎么样?"
梅长苏:"十瓶换这一瓶??那一定是这瓶好,我就要这瓶......"
蔺晨:"好好好,你大爷的!我说实话,这瓶里我是加了料的,你用了有什么后果,自负哦!!"
梅长苏打开瓶盖开始往外倒。
蔺晨:"祖宗!!祖宗,行了吧?我怕了你啦!我跟你说,这护手霜里我加了情丝绕,外用效果虽然不如内服那么显著,你这小身板儿,你觉得有能力挑战一下吗?"
梅长苏:"情丝绕??你给景琰送这个??你想干什么??你......你你你......"
蔺晨:"你别急呀。我这个护手霜里除了有情丝绕,还有我的体香一味。经过我细心调制之后呢,慢慢渗透到我家琰琰身体里的情丝绕只会对我的气味起反应,对别人不会乱发qing的啦!"
梅长苏:"......我现在和你绝交还来得及不?"
......
......
......
蔺氏的情丝绕牌护手霜因为处于试验阶段,效果其实很不明显。后来的皇帝陛下一贯是冷着脸,见到蔺少阁主也是一样,倒是蔺少阁主每每见到皇帝陛下,都是一副刚喝了一坛情丝绕的模样。
......
......
......
......
......
明家大宅。
明楼:"阿诚,你最爱我哪里呀?是我英俊帅气的外表,还是儒雅温润的气质,还是通天彻地的学识?"
阿诚:"大哥,我最爱你身上的味道。"



=================
最后还剩一句话了,蔺晨你说说吧。

蔺晨:"老子做的好东西,竟然便宜另一个胖子了!!!"











评论(30)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