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蝴蝶结的正确打法

阿诚在身旁,瞅哪儿都是床。     

我发现我真是个话唠,每次都要写好久才能到主题,辛苦看文儿的各位啦,不要嫌弃小目碎嘴唠叨啊!!!

先让明长官给来一段儿,咱们再上正文哈(正文很短小......跪ing)

=======================

新年夜,明长官一段«苏武牧羊»唱得尽兴,回到房间里还不让阿诚收起京胡,非要拉着他一起再来段«龙凤呈祥»。

阿诚:"大哥,«龙凤呈祥»我可是只会甘露寺相亲那段儿,洞房那段儿我可不会。"

明楼:"那就好呀, 来来来。这位将军,姓赵名云字子龙,乃真定常山人也。在长坂坡前与曹兵交战,杀入曹营,是七进七出! "

明长官拉了个乔阁老的架势,手捋着不存在的胡子开始念白。阿诚不愿坏他兴致,遂也拉了个花架子,拿出二千岁孙权的样子撇着嘴。

阿诚:" 哎!我只知三进三出。"

明楼摆手:"不,不,不,七进七出。"

阿诚继续撇嘴:"三进三出。"

明楼伸手捏了个七的手势,伸到阿诚眼前翻覆摇晃着:" 七进七出,是七进七出。"

明长官故意咬着牙,舌尖抵着上颚,几个字说得含混不清,甚是俏皮,可偏又瞪了一双不容置疑的眼睛,阿诚想起明长官平时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时也是这样的神情,要是再配上这样的口音......哎哟,阿诚实在憋不住,笑得倒在沙发上捂着肚子打滚儿。

明长官眉眼弯弯的看着笑得喘不过气来的阿诚,自己的人真是漂亮啊,明家人眼光就是好!

看着看着,明长官觉得眼前的阿诚像是在招手,那手好像伸进了他心里,一个劲儿的挠啊挠,挠得明长官一颗心无着无落的。

明楼被那只无形的手拉着,渐渐的俯下身,把阿诚拉进自己怀里:"阿诚,大哥也想要七进七出......"

......

......

......

唱过了甘露寺相亲的段落,自然是该洞房的,阿诚稀里糊涂的陪着明长官在沙发上唱了全本儿的«龙凤呈祥»。只是不知道两个学经济的人有没有数清楚到底是几个七进七出。

......

......

......

翌日清晨,明长官座驾里。

明楼:"阿诚啊,昨天乱哄哄的我都忘记了,你还没有送我新年礼物呢。"

阿诚:"大哥耍赖,你的礼物我怎么没有收到呀?"

明楼掰着手指头数着:"怎么没有?送了明台皮带,送了大姐一出儿戏,你呢?你的礼最大呀,阿诚你忘了?昨晚上大哥可是伺候了你全本儿的«龙凤呈祥»呢!"

想着今天一早收拾沙发的狼狈劲儿,阿诚不禁红了脸。明长官在后座上,看着阿诚耳朵一点点红起来,不由心中暗暗得意。正得意着,就见阿诚在隐蔽处停好了车子,回头来满面通红的望着他。

阿诚:"大哥,其实......你的新年礼物,我早就放在你面前了......"

明楼难得被阿诚弄得有些迷惑,歪着头打量了一边阿诚,又在车里四处摸索着。

阿诚:"大哥,大哥别找了......就是......就是......"

明长官看着阿诚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梗着脖子闭着眼睛,手指颤巍巍的指着自己颈间。

明长官对着阿诚优美的颈部曲线吞了吞口水,仔细看了看,这才看出端倪。原本二人每天的服装都像是同款,佩饰也相近,而今天二人虽都穿了西装,可阿诚给明长官配了条领带,给他自己的,却是领结。

明楼:"你是......你是要把自己的领结送给我??"

阿诚:"大哥,你是真不懂?上次你让我送给汪曼春的项链盒子上还打个蝴蝶结呢......我今天也给自己打个蝴蝶结......"

明楼听了阿诚的话,一颗心都化成了一池春水,这春水又被阿诚明亮的眼睛搅弄得波澜荡漾,忍不住又吞了吞口水。

明楼:"你是说你的领结就是你送我新年礼物上的蝴蝶结?你就是我的新年礼物?"

阿诚点点头,又抿了抿嘴唇,脸颊上的酒窝闪了闪,明楼却是醉了一样,一把将阿诚拖到后座上,顺手扯下自己的领带绕上阿诚的手腕。

明楼:"这礼物我喜欢,就是领结看着很没诚意呀......阿诚啊,我来教你怎么打蝴蝶结吧......"

......

......

......

......

ps:这篇小文儿的后传,请手动翻找小目之前那篇«(车内)意外发现»,哈哈哈哈哈哈哈

==================

就剩一句了,日月长官来说一句吧。

明楼:"这后座地方太窄了,根本动不开,阿诚,阿诚,给我换辆车子吧。"

评论(10)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