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明长官的极品EX

明长官的风流情史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容身之处 (又一次下笔千言离题万里)

有私设,若食用时引起任何不适,敬请见谅。



================

高高兴兴上班去,夫夫双双把家还,明楼和阿诚又形影不离铜墙铁壁的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阿诚把车子停稳,刚刚打开后门伸手去接明楼的公文包,明台就拖着箱子从大门冲了出来。身后是阿香焦急的呼喊,还有类似玻璃落地破碎的声响。

阿诚见势不对,扔下明长官,抢步上去拦住明台。

阿诚:"明台你干什么去?家里出了什么事?"

明台:"阿诚哥,我要搬出去住......我要离家出走!!"

阿诚看看眼含热泪的明台,又看看慢吞吞从车上挪下来的明楼。关键时刻,这个明家呀,还是要他这个仆人站出来说得算。

阿诚:"大哥,你快去看看大姐。明台,你别耍小孩子脾气,有什么事跟我说。没什么不能解决的。"

阿·真·在明家说了算·诚把明楼推进屋里,又把明台扔到车上,发动车子找了个风景好有僻静的地方,这才拉着明台问起了缘由。

明台:"大姐看上我老师了!"

明台一声吼把阿诚吓了一跳,大姐眼光高,难得有了能看上眼的人,这不是好事吗?这个明台太不懂事了......

阿诚:"明台呀,我知道从小大姐就疼你,你是不是怕大姐有了心上人就不疼你啦呀?你这样可就太不应该了。大姐撑着明家的产业,耗费了多少精力?为了咱们兄弟三个又花费了多大心血?现在我们都能独当一面了,也该是时候让大姐追寻一下自己的幸福啦。"

明台撅着嘴,眼睛红红的像只兔子。

明台:"不是这样的。阿诚哥,我也希望大姐幸福啊,可是......可是......她喜欢上的是我的老师啊!!!"

阿诚:"你的老师怎么了?不能喜欢?是坏人吗?"

明台:"我的老师是疯子啊!!是王天风!"

这下阿诚也有些傻了,王天风这个名字他实在太熟悉了,他曾经是明楼的同学,二人曾做过很长时间的搭档,最让阿诚戒怀的是王天风曾经对明楼萌发过些不可说的情愫。他们二人之间到底发展到怎样,至今明楼也不曾向阿诚坦白过。

原本想着自己和大哥要的是当下和未来,也就没有太追问不属于他的"他们的曾经"。可是前不久明台回来偷偷告诉他自己有了喜欢的对象,向阿诚哥讨教招数时,阿诚又一次听到了这个久违的名字。

现在,继明楼明台之后,连大姐明镜竟然也着了他王天风的道儿,看来这个毒蜂是专盯着明家人蛰呀。

阿诚:"明台我问你,你之前说要追求......他,有结果没?"

明台想想自己送花儿被老师勒令全部吃掉,递情书被老师拿到校内广播站滚动播送,请吃饭被老师罚跑圈儿跑得隔夜饭都吐出来......这样看好像真是没有什么进展。

可是老师明明每次考试都给自己放水,在食堂碰见了还会主动把自己的肉菜拨到明台碗里,这到底算不算是老师的回应呢?

明台:"我也不知道有没......"

阿诚禁不住仰天长叹,花花公子也有今天,王天风果然是个人物。

阿诚:"既然你也没追出个结果,那我问你,如果让你在......那个人和大姐之间选择,你选谁?"

明台:"...... ......大姐。"

阿诚:"就是啊,说到底,我们才是一家人,你还能为个疯子不要大姐不要家了?"

明台:"......可是......阿诚哥,我喜欢的人变成我的姐夫,这比之前知道我二哥变成了我大嫂时还让我难以接受啊。求求你们,能不能也抽时间计算一下我的心里阴影面积呀?"

阿诚:"嘿,你小子,扯我的事做什么?小心我也不管你了!......好吧好吧,我们先回家,看看大哥大姐那边什么情况了,一家人,我们一起商量嘛,我想,大姐那么疼你,知道是你喜欢的,估计也不会跟你抢的啦!"

......

终于安抚了小的,阿诚驱车回家,一进门却看见自家大哥坐在门口楼梯上愁眉苦脸的抽着烟。

阿诚:"明台你先回房间,我和大哥聊一下....."

阿诚:"大哥,大姐那边什么情况?"

明楼:"唉......家门不幸啊......"

时间闪回:

明楼:"大姐,你说的是王天风??"

明镜:"对呀,你见过没有?听说对明台很照顾的。这次家长会和我聊了好久的,我觉得他人很不错。"

明楼:"大姐,你还什么都没了解呢?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明镜:"我也没说看上呀,就是有些好感。这不是跟明台打听他的家世情况么,谁知道那孩子抽了什么疯,嚷嚷着这日子没法儿过了,就要离家出走。"

明楼觉得这日子真真儿是没法儿过了,他的头好疼。

明楼:"您说您看上谁不好?怎么就看上那么个男的?"

明镜:"怎么?我弟弟喜欢男的都可以,偏我不可以?明楼,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就给我滚出明家!!"

明楼快哭了,他要怎么告诉他大姐自己和那个疯子曾经有过一段儿,而且还是美好的一段儿。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自己选择了现在的道路,那个疯子很有可能就早成了明家人。

于是,有苦难言的明楼被轰了出来,只能坐在门口等阿诚来救他。

......

......

阿诚:"唉,真是造孽啊!!!你们呀,怎么都是一个眼光??!!"

明楼:"也不算吧,也没有都是一个眼光,大姐和明台都没有和我争"过你呀!"

阿诚:"大哥的意思是我不如疯子受明家人欢迎喽?"

明楼:"不是不是,阿诚,我不是这个意思......"

阿诚:"也不怪大家这么想,在明家,我不过就是个仆人嘛!"

明楼:"阿诚......"

阿诚:"好了,仆人现在要去会会那个疯子,先把大姐和明台的事解决了,否则大少爷连家门都进不去,仆人还得给您去找别的容身之处。"

明楼:"阿诚,我就知道你最好啦......"

......

......

......

阿诚:"大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明楼:"求你给我个好消息吧,这一天过得心太累了!"

阿诚:"好消息就是,我打电话到学校问过王天风了,他对大姐和明台都不感兴趣。这个电话大姐和明台都听到了,他们都表示放手。"

明楼:"真的呀?!天下太平啦!!我可以回去睡觉了么??"

阿诚:"还有一个坏消息,王天风说他最爱的人是你,大姐和明台也都听到了,他们正在一起起草一个声明要和你断绝关系!"

明楼:"啊???什么情况?为什么啊?我只想回家睡个觉而已啊!!"

阿诚:"对不起,你现在不能进门了!因为我听了王天风讲述你们的美好往事之后,我!吃!醋!了!"

看着大门在自己面前重重的关上,明楼觉得,世界那么大,谁能借张床给他......




================

今天没有最后一句了,换个玩儿法吧。

来翻几个前文儿的包袱当彩蛋吧,几篇比兔子尾巴还短的短文儿里竟然还好意思说有彩蛋,我自己也想夸夸自己真是凑表脸啊......哈哈哈,大家伙儿看着玩儿,就当一乐儿啦。

1.«情丝绕牌护手霜»里,景琰涂了护手霜,可是见效缓慢,几乎没有让蔺晨看到效果,而蔺晨每次见到景琰时却像是喝了一坛子情丝绕。

那么,由此可以推理出来:抹在景琰手上的加了情丝绕的护手霜都是被蔺晨吸收了,换句话说就是,那个不正经的蔺合鸟主经常舔景琰的手..... ......所以,那点儿药都下给自己了,对景琰来说见效自然就慢了......

合鸟主,不要抱怨捡便宜的另一个英俊胖子了,实在是您自己挖坑自己跳啊!!!

2.«蝴蝶结的正确打法»里楼诚车内酱酱酿酿,后来«意外发现»里汪曼春从车里找到的误认为是阿诚的领带其实是明楼的,明楼用来捆阿诚的。

而梁仲春从车里找到的那条内裤呢?汪曼春以为是明楼的,但是,其实在«阿诚的衣橱»里,明楼曾经在阿诚衣橱里翻到过,明楼知道自己内裤是蓝黑相间,阿诚的是黑蓝相间。

综上我们可以推断出来,楼诚二人的内裤其实是一样的,明长官区分不出来的,只有阿诚能够区分,而鉴于那天车里阿诚是被捆住的,不可能对
明楼下手,所以说被汪曼春认错,被梁仲春捡走的,其实是阿诚的内裤......

(不要问我为啥要研究内裤我也不知道。)

3.«明长官的敌人»中明白作为明镜带回来给三兄弟做榜样的传宗接代(大雾)的明家重要的喵,自从和明堂家明小苗生了小喵就不再出现了~~~~~

真相只有一个:视明白为此生劲敌的明长官借机已经把明白踢出明家,扔到明堂家做上门喵婿了......

最后大家一起来:明长官幼稚起来,真是连自己都害怕......

评论(1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