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婚??昏!!

诚氏训夫: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楼诚深夜60分
======================

明台从没想过大姐会结婚,更没想到大姐会和自己的老师结婚。可是转念想想自己曾经也想不通大哥和阿诚哥怎么会在一起,现在这个局面貌似也没什么可惊讶的。明台觉得自己长大了,处变不惊,看一切都云淡风轻。明台觉得如果再有什么能吓到他,除非是他的曼丽甩了他,跟自家那只臭猫明白在一起了。但是,怎么可能吗?哈哈。

不过现在明台觉得,他还是不够淡定,不够云淡风轻。

此刻,他的大姐明镜正从小祠堂挥舞着鞭子往外冲,他的曼丽正抱着大姐的腰阻拦着。大厅中央,他的大哥和他的老师,不,已经领了改口红包,应该叫姐夫了,两个人正扭打成一团,阿诚哥在彬彬有礼的疏散宾客,微笑着对每个人说着再见,并且不忘送上伴手礼。

这,就是明家的第一场大喜事,明镜的婚礼现场。

明台已经懵圈了,他不知该去劝阻大姐,还是去给大哥姐夫劝架,他只是傻愣愣的站着,还不如四处躲避飞来凶器并尽职尽责拍照的郭骑云来得淡定。

混乱持续了近半小时,体力不支的大姐和曼丽相拥着跌坐在楼梯上,体力一般的明楼与王天风用剪刀腿互相锁喉僵持着,已经进入了泼妇骂街阶段,郭骑云不时给几位来几个特写。

直到阿诚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回到客厅,脱下外套卷起袖子,先将大姐扶起来安置在沙发上,让明台与曼丽左右服侍着。再将在地上滚得灰头土脸的二位拎起来,王天风塞给郭骑云,自己则扶着明楼一瘸一拐的回房休整。

......

......

......

明家餐厅。

经过中午的一场混乱,明镜早已换下一身喜服,头疼的回房歇了,曼丽不放心,自然去陪着。现在围桌而坐的只有王天风与郭骑云,明楼与阿诚,明台,还有睡在桌角上的明白。

阿诚:"今天的事,我觉得有必要一家人坐下来谈谈......"

明楼:"他又不姓明,我跟他不是一家人!"

王天风:"不是为了阿镜,我会稀罕和你一家吗?哼!"

阿诚:"都别说了!今天是大姐的好日子,好好的婚礼,大哥你看看,闹成这样多难看!"

明楼:"那疯子先挑衅的!"

王天风:"你先把我的礼服剪破的!"

明楼:"一件破礼服,我明家还买得起,赔给你就是,哼!"

王天风:"你还把结婚戒指偷走了!"

明楼:"两个破铁圈儿就来骗我的大姐,疯子你想得美!"

王天风:"阿镜喜欢,轮不着你管!"

明楼:"进我明家门,就归我管!"

王天风:"呵呵,我看未必,阿诚进了你的门,怎么你就归他管了?"

明楼:"......"

王天风:"哼,呵呵,戳到痛脚了?"

明楼:"你混蛋!"

王天风:"你混蛋!"

啪$€£%啪¿*&@¥#:砰-#&¥......

阿诚:"大哥!"

郭骑云:"老师!"

明台:"大哥!老师......姐夫!"

明白:"喵~~~~~(译:愚蠢的人类......)"

......

......

......

明台觉得自从老师进了明家,大哥已经替代他成为了最顽劣的人,阿诚哥则每天跟在他后面补救,给他擦屁股。

昨天,大哥趁王天风睡着,把他胡子剪了,被大姐打,阿诚哥表示一定严加管教;

前天,大哥在王天风茶杯里倒墨汁,被大姐打,阿诚哥表示一定严加管教;

大前天,大哥把王天风名下所有账户里一共一百二十三块钱全都偷偷弄出来,带阿诚去吃了顿饭, 被大姐打,阿诚哥表示一定严加管教。

总之,自从大姐的婚礼之后,明台觉得自己长大了,越来越沉稳了。每每看见在宅子里上蹿下跳给王天风下绊子的明楼,明台都觉得阿诚哥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儿驯夫无方。








=================

就剩一句了,来,新郎来给说两句。

问:"老师,为什么您和明董事长结婚之后,郭骑云也跟着住进了明家呢?"

王天风:"怎么?就许阿诚帮着毒蛇,不许我带帮手吗?再说了,我的家当都被那条毒蛇偷走给捐了,就剩郭骑云这么一个嫁妆了!!!"







评论(70)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