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驯服熊孩子楼(手杖)

诚氏驯夫第二式:以睡服楼!

@楼诚深夜60分

写完发现有点儿跑题,大家凑合看看。昨天阿诚哥驯夫无方,完全是因为下不去手啊,今天,阿诚哥驯夫第二式那是相当成功呀!嘿嘿嘿

=====================

大姐自从结了婚,大家长的派头摆得十足,直接从明家女王大人升级做了太上皇,甩手将家里一应大小事务都交给阿诚处理。所以,现在在明家,阿诚是真的说了算的那个。

好在明台现在有了曼丽管着,倒是不用阿诚多费心。郭骑云虽说面上是王天风的人,但其实直属上级还是明台,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小郭同志也是拎得清的,更何况现在自己跟着老师住在明家,总也要守明家的规矩,所以这一来二去的,郭骑云反倒成了阿诚的治家小助手。

这本该祥和安乐的明家大宅,却因一只毒蜂一条毒蛇整日鸡犬不宁的,每日里给两个为老不尊的劝架也是让八面玲珑的阿诚头疼不已。

梁仲春:"我觉得这事儿还得明董事长出马。"

头疼的阿诚哥被狗头军师梁仲春拉去喝酒,没喝两杯,苦水已经倒了满地。

阿诚:"大姐也不是不管,只是她偏心王天风,一起冲突,不问缘由,对着大哥就是一顿鞭子。大哥怕是被打惯了,都不在乎了,下次闹得更凶。"

阿诚愁眉苦脸的揉着额头,大哥挨了打,最心疼的是他,可是大哥不知是不是青春期迟到了,在王天风的事儿上叛逆得丧心病狂。

梁仲春:"真是难为你啦,阿诚兄弟。要不你跟王天风谈谈呢?他毕竟是初来乍到,忽悠忽悠他呗!"

阿诚:"他要那么好忽悠,我大哥也不会跟他缠斗那么久了。而且,现在大哥严禁我和王天风接触,昨天还因为我把他爱吃的红烧肉放在靠近王天风那边而跟我呕了半宿的气呢!"

想想自家大哥白天对付完日本人,晚上加班加点的思考关于打倒王天风的n步计划,阿诚就觉得心好累。

喝了口酒,再看看梁仲春晶晶亮的小眼睛,阿诚忽然福至心灵。

阿诚:"老梁,我问问你,两位嫂夫人要是打起来,你怎么解决?"

梁仲春一脸志得意满的猥琐,先瞧了瞧四周,这才附在阿诚耳边传授起独门秘笈来。

......

......

......

一个月后,明家大宅。

明台:"大哥,最近感觉你好像很消沉啊!你不跟姐夫对着干了?"

曼丽:"吃你的饭吧,小少爷,被阿诚哥回来听见,我可不救你!"

明镜:"不过明台说得好像有道理哎,我说怎么觉得家里最近有点儿冷清了呢?明楼你好像很累啊?给伪zf干活儿,你还真是鞠躬尽瘁啊!"

王天风:"我看啊不是某人终于长大了,就是某人老了,体力不支,闹不动了呗!"

明楼:"疯子你说谁?这个家里你最老你不知道么?我体力不支,要不要打一架?"

王天风:"你这走路都要柱手杖了,还好意思挑衅?我可不欺负残疾人!"

明楼一扬手,手里的手杖夹带着一怒吼"你混蛋!"砸向王天风。王老师占了身型灵巧的便宜,一侧身儿就闪了过去。那手杖直直砸在刚进门的郭骑云脑门上。

......

......

......

混乱的结果是明长官被阿诚扶回房间,重温了一边梁仲春的秘笈。

当第二天明长官再出现在大家面前时,仍是颐指气使的派头,只是眼底的青灰疲倦和不离手的手杖有些抢眼。

......

......

......

梁仲春:"怎么样?阿诚兄弟,我这招管用吧?明长官这么折腾绝对是精力过盛,你就得给他累趴下,看看现在多老实!嘿嘿嘿,我跟你说,哥哥我总结了,没有上床解决不了的事儿,要真解决不了,多上几次,睡服了就好了嘛。"









===============

最后一句

来,小郭嫁妆,昨天你被慰问的次数最多,来给说一句。

问:"作为明家新成员,你对阿诚驯夫这件事怎么看?"

郭骑云:"先声明啊,我对一家之主阿诚哥没意见啊,但是他对明长官这招吧,我觉得有点儿太狠了。不说了,我得去给老师熬点儿补汤了,老师这个人啊,就是要和明长官较劲儿,你说这事儿上有什么可攀比的呢?唉......"










评论(34)

热度(92)

  1. 月饼!蛋黄莲蓉的!鱼小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