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明长官每天都操碎了心

听说明长官今天吃药啦?并没有......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昨天,今天,明天




=====================

阿诚一夜都没有睡好,都怪明长官能折腾,拉着他在书房写了一宿计划书。

昨天因为阿诚的一时疏忽,让南田抓了把柄,原想着大不了鱼死网破,跟她同归于尽。可明长官就是明长官,脑子随便一转,这事就柳暗花明了。

阿诚觉得自己先生虽然吃的多点儿不爱运动偶尔幼稚癌发作以外,还真是个完美的人,尤其是那个不知道结构如何的大脑,怎么就能这么好用呢?

明长官觉得最近有点儿累,家里家外的都不让他省心。昨天先是郭骑云那个混蛋滚到他面前告诉他说明家女王大人!大姐明镜!有!了!

王天风竟然敢碰他明楼的大姐,简直是不要命了,结婚了又怎么样?他们结婚了,疯子就能碰他的大姐了吗?他这个明家说了算的人都还没有同意呢??

还有阿诚,这家伙一听大姐有了,跟着郭骑云就一阵风似的跑了,说是要去准备补品和婴儿用品。要不是因为这事儿分心,晚上去赴南田的局,阿诚怎么会暴露呢?

说到底都是疯子的错!!!!

但是,明长官觉得自己是个明事理的人,现在大姐和他大外甥最重要,那个混蛋暂时可以先忽略。但是这口恶气他实在是忍不了啊!不发泄出来,明长官觉得都对不起他这一百八的身型。于是,倒霉的南田撞了上来。原本明长官能想到比较温和的解决方案的,但是,既然老天送来了出气筒,明长官觉得不能辜负天老爷他老人家一番好意。

阿诚:"大哥,你确定明天要明台去执行计划吗?你下令让他刺杀他的大哥?这小子不会崩溃了吧?"

明楼:"他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现在家里家外的形势都很紧张,我必须保证明台不论合适都是站在我这边的!"

阿诚:"那这种方式是不是太极端了?"

明楼:"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做了要紧!你抓紧时间看看,还有哪几个该清除的,整理个名单出来,明天我有时间给排个计划,都杀掉算了。过段时间大姐生了,我就顾不过来了,把活儿都赶一赶!"

阿诚:"大姐生了,大哥你忙什么?"

明楼:"伺候月子!带孩子啊!"

阿诚:"......"

明楼:"怎么,你看我把你养得多好,这么有经验,小外甥自然是我带啊!!!"

阿诚:"那......伺候......月子该用不着您吧?不是有大姐夫呢吗?"

明楼:"别提他!!!我就是太疏忽了啊!!!我就是轻敌了啊!!!!大姐就有了!!!这次我承认我失败了,但是我总结教训了啊,从明天起,疯子再敢碰大姐,我就毙了他!!!!"

阿诚:"......大哥,还是想想明天事成之后怎么安抚明台吧。"

......

......

......

事成之后,明家大宅。

"你敢开枪吗?"

"你以为我不敢开枪吗?"

"你把枪放下!"

"他放我就放!"

"我不放你敢开枪吗?"

啪&@¥#€$砰™%¢*®©乓£#!&@

......

......

郭骑云:"老师,你说明家这哥儿仨怎么都那么贫啊?哇啦哇啦吵得我头都疼。好在师母去做检查没在家,要不又要喊破产啦破产啦。你看这东西砸的,啧啧啧。"

王天风:"有钱烧的呗!"

郭骑云:"老师,刚刚你都没下楼去煽风点火,不像你风格啊!你跟明楼不掐了??"

王天风:"掐?以前在巴黎时我俩就掐,现在在明家也掐,以后啊,不用我出马了,让我儿子出马,分分钟气死他,哈哈哈哈哈哈。"

......

......

......

明楼房间,明楼给阿诚处理过伤口,换阿诚帮明楼处理刚刚与明台动手留下的伤。

阿诚:"大哥,你贵庚了?跟明台那小子动手,吃亏了吧!"

明楼:"有你帮我,怎么会吃亏呢!"

阿诚:"大哥,你有没有想过......"

明楼:"想过啊!"

阿诚:"......"

明楼:"想过什么?"

阿诚:"我是说这几天的事,昨天我们知道大姐有了,明家就要迎来一个新生命,今天我们联手弄死了南田,这样的生生死死,你不觉得很......"

明楼:"精彩!我觉得很精彩!明家有了后辈就又多了一份抗争的力量,日本人少了一个南田就又少了一个刽子手。将来,我们会诞生更多的后辈,会歼灭更多的敌人。每一天,我们都在胜利。"

阿诚:"大哥,好久没听到你说这样的话了......"

明楼:"阿诚,我不说,是因为你我同心。你以为我只顾着和王天风那点私人恩怨就忘了大局?阿诚,我时刻准备着,我愿意用我的鲜血去涂抹天空,因为我坚信总有一天,或许就是明天,我们就可以拿日本人的血洗刷他们留给这片国土的耻辱。"

阿诚:"大哥的愿望,也是阿诚的!无论如何,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起!"

明楼:"嗯,阿诚!!有你在,明楼之幸。现在,当务之急的就是......赶紧去买些产前产后护理的书,我要先学起来!!"






=====================

最后一句了,明家人都很忙,明白,你代表给说两句。


明白:"喵~~~~~~~~~"

译:来前儿的火车票谁给报了??(错误,划掉)

重新译:今天,本喵的第一铲屎官受伤了,那个胖子竟然还不放过他,又他喵的压上去了!!!别拉着本喵,本喵要上去挠死他!!!放开本喵的人!!!


评论(1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