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挑食的阿诚(二人不分梨)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二人不分梨

――――――――――

 

阿诚小时候过过很长时间的苦日子,挨过饿的人对待食物尤其爱惜,所以阿诚从到了明家,从没有浪费过一粒粮食,也从没挑剔过任何吃食。
 
阿诚爱吃水果,尤其爱吃苹果🍎,其次便是柚子。阿诚执掌明家事务之后,家里常备的水果总少不了这两种。
日月长官还是明大少的时候就不太关心这些琐事,尤其是水果,只要是阿诚端给他的,他都觉得甜甜的。所以,日月长官也就从没发现过家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出现过梨子了。

关于阿诚和梨子的事情可以追溯到明楼出国之前。

那时候明楼因为与汪曼春恋爱而和大姐明镜闹得不可开交,他知道横亘于两家之间的仇恨,可他觉得那与曼春无干。那时候的明楼觉得自己和汪曼春就像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就像梁山伯与祝英台。总之就是一副为了爱情不得好死的样子,现在的明楼这样总结。后来,明楼决定出国去留学,他想如果他学成归来有所作为,大姐或许能改变心意。

阿诚那时候在明家已经待了好几年,可以说是与明楼寸步不离。当他知道明楼决定出国时,阿诚认为他也一定是跟着他的大哥的。于是他高高兴兴的切了一盘水果去找明楼,准备问问他何时启程,需要他做什么准备。

明楼:“阿诚啊,我是去学习的。你还小,留在家里好好长大。等你长大些,想去哪里,大哥再带你去。”

明楼那时候也是舍不得阿诚的,可阿诚年纪实在是小了些,若要出去,再过两年也不迟。明楼觉得他是为了阿诚着想,可看见阿诚那双明亮的小鹿眼睛忽然间变得湿漉漉的,明楼心里忽然觉得空了一块儿。他掩饰的随手拿起果盘中的水果塞到阿诚手里。

明楼:“好了,哭什么?你多吃点儿,长得跟我一样高的时候,我就接你一起走。”

总算是还有个盼头儿,阿诚想,咂咂嘴里酸酸的滋味,今天这梨真难吃。

阿诚吃过明楼递过来的一半梨子之后的第二天,明楼坐的船启航了。而这一半梨子的酸涩滋味,阿诚一尝就是三年。

阿诚记得那是他与他的大哥明楼分离的最长时间,再那段漫长的时日里,阿诚常想,如果他当时没有切那一盘水果,没有在那盘水果中切进一只梨子,没有接过大哥递给他的那一片梨子,或许,他们就不必分离那么久。分梨,分离,那时年纪小,那么严重的忌讳他竟然不知道。


…… ……
…… ……
…… …… 
  
小香是个勤快的姑娘,手脚麻利,样子也甜美,如果不是家里条件实在太差,她这个年龄正该是在校园里肆意张扬享受青春的时候,可她却早早开始参加工作。因为没有上过学,小香能找到最好的工作就是做保姆,不过小香烧得一手上海菜,这让她在一众保姆里脱颖而出,被一位舌头挑剔的老先生相中。

老先生家只有两位耄耋老人,俱都是精神矍铄的样子,为人也都很随和。年纪大的一位略富态,每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书房笔耕,据说是位著作等身的经济学家。另一位画得一手好画,时有慕名而来求画的人,却都被拒之门外。

小香平时的工作很清闲,两位老人尚能自理,也并不要她帮忙伺候。所以,她每天除了打扫卫生,便是专注于厨房。空闲的时候,还能看老人们做做画,唱唱戏,养养花。

这样的日子让小香每日如沐春风,她竭尽心力的为两位老人服务。每天的饭菜汤水都是最新鲜美味的。

小香像平日一样推开小院儿的门,却没看见像平日清晨一样,明爷爷在看着明爷爷打拳。或许还在睡懒觉吧,小香想,这两日降温,两位明爷爷都有些咳嗽,昨晚上特意用一支大大的雪梨兑了冰糖熬给两位吃,今天若还不见好,须得赶紧去医院看看才行。

…… ……
…… ……
…… ……
 
阿诚今年已经九十八岁,终于追上了明楼的年纪。他每天早上还是要在院子里打拳,然后继续昨天没有画完的画,他有时会画一个戴眼镜的眉目英挺的青年,有时会画一栋湖畔旁的房子,当有人来求时,他会慷慨的送给别人任何他看中的画,但执意不收润笔。他总说,总要有人看到他,总要有人记得他。

没人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所以旁人也就归咎于他是年纪大了,年纪大的人多多少少总会有些小固执。就像明爷爷卖画不收钱,还有他爱吃所有水果,但绝不吃梨。



――――――――――

我没有啥想说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写的就跑偏了,我明明是走逗比路线的。。。。。。让我静静哭😭





评论(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