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冷战)难题

写的仓促凌乱,请不要不喜欢。。

===========

自从上次情书事件(请查阅«情书事件»配合食用,单独食用也不影响口感)被明长官闹了个大乌龙之后,明长官就觉得阿诚对他的态度总是怪怪的。

生活起居照顾得依然无微不至,工作上也是配合得滴水不漏。当着外人时,一口一个先生,毕恭毕敬也透着一如既往的恭谨和亲近,但每到二人独处的时候,无微不至啊滴水不漏啊恭谨亲近啊就啪的一声瞬间蒸发了。

办公室里,明长官问一句,阿诚就答一句,没半点拖沓,但也不多说一句。

回家路上,明长官说一句,阿诚嗯嗯几声,俊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明家大宅,明长官想好好谈谈,但是好容易捱过晚饭,又陪明镜说了会儿话,终于回了房间,就看见茶已沏好,睡衣放在床上,明早要穿的衣物也已挂在一旁,一切与之前好像没什么两样,但是最重要的那个,最重要的他明长官的阿诚,却没有在等他。

明长官觉得,这次玩儿得有点儿大了。可是,可是这误会要怎么去和阿诚解释呢?

这么一来二去的,连大姐明镜都看出了异常。

明楼:"大姐啊,我以我的人格发誓,我真的没有欺负阿诚啊!"

明长官第三次向明镜解释,明长官觉得心好苦,难得要我说阿诚以为我拿姑娘的情书试探他么??还是要我坦白说其实我把那些情书当成了给我的了??

这个理由说出来岂不是要颜面扫地了??明长官觉得作为在明家说了算的人,这点儿脸面还是要保留的。

但这件事也不能就这么僵着,阿诚他是了解的,小时候吃过苦,又在伏龙芝念了军校,不论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抗压能力都特别强,可是他明长官养尊处优惯了,哪里禁得住这持续的低气压呢。

还是要想想办法,总不能一直这样子冷战下去。阿诚总说他没个长官的样子,也总该有个哥哥的样子。哥哥哄弟弟,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哄人这一行上,明长官其实是很有些手段的,你看汪曼春这样的女魔头让他哄得一看见他就智商归零,不就是很好的证明?

嗯嗯,就拿出哄汪曼春的招数来试试。

......

......

......

明台:"阿诚哥,喏,大哥让我给你的。"

阿诚黑着脸看着明台递过来的小盒子,红色天鹅绒的衬托着一双对戒。男款简洁,女款别致,在灯光下相应成辉。

阿诚:"什么意思?"

明台:"不晓得啊,大哥说让我给你买礼物,我问他买什么,他说就要戒指。阿诚哥,你是要结婚么?跟谁呀?漂不漂亮?我认不认识?"

阿诚:"...... ......"

明长官觉得委屈,明明是明台做事不稳妥,让他去给阿诚买戒指,他小子竟然买了对戒回来。

自己也是瞎了眼了,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白白被敲了只压箱底的手表走。

总结了一会儿经验教训,明长官为了钱包计,决定还是亲自出马。

阿诚发了恨将对戒扔在明台头上就气冲冲的去冲凉降火。待一身水气的回到房间,就见明长官靠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已然梦周公去了。

阿诚瞪了湿漉漉的眼睛生了会儿气,有心就这么晾着他吧,可想着他睡不好明日一早一定又会头疼。不由自主上前要去帮明长官披条薄被。

睡着了的明长官其实像个孩子,明亮凌厉的眼睛闭着,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明长官睡觉喜欢微微嘟着嘴,看在阿诚眼里就像是受了什

么小委屈。

刚刚把被子盖在他身上,阿诚的手便被明长官一把抓住,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被仰面压在桌上。

阿诚在意乱情迷前一个词闪过脑海---黑云压顶。

......

......

......

翌日清晨。

明楼:"阿诚,还不起床?该去煮咖啡做早饭了。"

阿诚:"......"

明楼:"快点儿呀,要不一会儿就迟到了。"

阿诚:"......"

明楼:"乖啦,阿诚,我的衬衣好像还没有熨呢。"

阿诚:"所以,我果然还是个仆人!!"

明楼:"怎么还闹别扭,你看我们昨晚不是......"

阿诚:"原来明长官是觉得上床可以解决一切事?哼!"

明长官觉得他已经不能理解人类了,明明昨晚上......怎么阿诚还是没消气??或者他去请教梁仲春好不好?他有两个老婆肯定有经验。要不然在政府办公厅召集秘书们集思广益一下?反正秘书就是该给长官解决问题的,虽然这个问题就是他的贴身秘书出给他的......

......

......

......

阿诚:"大哥,你床底下怎么这么多情书?你......你背着我收藏这么多情书到底什么意思?"

明楼:"没有呀!阿诚,阿诚,你别走呀,我真的没有收藏情书呀!"

明楼:"阿诚你一个人睡会冷的,腿又抽筋了怎么办?阿诚,别闹了,我的假牙不见了,快帮我找找。"

阿诚:"大哥你不说清楚,我才不管你。这么多年,明长官还是那么受欢迎呢。把拐杖挪一挪,牙就掉在床头柜边上了......"

这样的闹剧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一遍,两位耄耋老叟絮叨一阵便就安稳睡去,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似乎他们从没经历过哪怕一丝丝的危险与波折。


@楼诚深夜60分

评论(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