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小目

君子不器

[楼诚深夜60分]触手可"啪"

心疼明长官三十年!



=====================

明长官觉得自己的人生在这一天圆满了!

作为一个著名的经济学者,一个政府高官,一个富家子弟,一个隐藏抗日者,明长官对自己一直颇满意,只有这情路一途走得有些许坎坷。

可今天,他和他的阿诚得到了姐姐的认可,弟弟的祝福。明长官真的觉得他当真是走上了人生巅峰。

看看身边睡得小脸儿微红的阿诚,那样子还是如小时候一般,香香软软的小猫儿一样。

是啊,小时候!青梅竹马算什么?阿诚可是他一手养大的呢!要不然阿诚各方面都让自己着迷呢,原本自己就是照着心里那点儿不可为外人道的小心思培养的他呀!

我真是英明啊!明长官满足的吻了吻阿诚颤动的睫毛,关了床头灯,美美的睡了。

......

......

......

阿诚不要害羞嘛,哈哈哈,大姐都说让咱们来段儿«梅龙镇»呢。来来来,我与你插……插……插上这朵海棠花~~~~~

"啪!!!!"

正在梦里调戏着阿诚扮的李凤姐的明长官就觉得从耳朵根儿到牙根儿忽然就着了团火,这叫一个火辣辣的疼哦!

开灯一看,那小猫儿仍睡得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可那放在明长官枕头上的修长的手却让明长官看得脸颊生疼。

阿诚的身手不错,以前只见他施展在别人身上,今天亲身领教了之后才发现,阿诚的身手那是相当不错!!

明长官不忍打扰阿诚,毕竟在他睡着之前,明长官已经彻底"打扰"他好几遍了。

索性床够大,明长官挪挪身子,往床脚缩一缩,离开那个阿诚触手可及的范围,应该是安全了吧。

......

......

......

可是,明长官睡了一会儿敏锐的发现,他们的被子不够大,他缩在床脚根本就盖不到啊。纠结了一会儿是不是要冻一宿,最终还是挨挨蹭蹭的回到了阿诚身边。然后在即将入睡时又被一掌拍回到现实。

......

......

......

被抡了好几掌的明长官彻底没了睡意,然后明长官第一次知道了凌晨四点的上海是什么样子!

明台:"大哥,知道你是新婚,可你也得顾及下身体啊,毕竟你这年纪......我不说不说啦,你自己照照那个黑眼圈吧!"

明楼:"...... ......"

阿诚:"大哥昨晚没睡好吗?"

明楼:"......没有,睡得很好。阿诚,你昨晚......"

阿诚:"我昨晚睡得很好啊!大哥,你看我今天这么精神!"

明楼:"...... ...... 嗯,很精神。"

明镜:"阿香啊,今晚做个爆炒腰花给大少爷补身子啊!"

明楼:"......  ....."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明长官觉得他虽然算是生活在幸福的家庭里,但是那样清新脱俗的不幸却是那样的让人心伤。

新婚的第一个月,明长官几乎没有睡过觉。虽然阿诚并不是每天都会梦袭他,但是明长官已经被打怕了。不挨上一巴掌就像睡觉前没刷牙一样让他难以入眠。有时候挨了一巴掌,想着今天总算是结束了,可以睡了,然后刚一犯迷糊就会被那虎虎生威的掌风惊醒。

总结来说,阿诚哥白日里一副温良恭俭让的绅士风度,可一沾了枕头就变身成武林高手,一套掌法变幻无常,神鬼莫测。

明长官心里苦啊,原本是只小猫儿,怎么睡着就变虎了呢?可这新婚燕迩的自己总不能提出分床而居吧?但是,若不如此,自己所卧之处全都是阿诚一臂之内,触手可及啊!

......

......

......

......





爱情的确是奇怪的东西,他把两个互不相关的人拉到一起,拴在一起,就这样,一辈子。或许在最初,两个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不适应,可是有了爱情的魔法,一切不适都会改变。

新婚的第三年,明长官已经练就了一门绝技,那就是不管睡着时挨了多少巴掌,他都能继续酣眠。

...... ......

新婚的第五年,明长官得了一种睡着时不挨几巴掌就会觉得睡得不香的怪病。

...... ......

新婚第三十年,明长官觉得最近该给阿诚补补钙了,要不然真的很影响自己睡眠啊......
...... ......





明台:"大姐,你觉不觉得最近大哥脸越来越大了??"





=======================

最后一句了,来,脸大的明长官说两句。

问:"这几天的小目都偷懒了,她说关键词太难了,写不出来。这个事儿您怎么看??"

明楼:"难吗??不难吧!不过她也就那水平了,要是我或者我家阿诚就绰绰有余啦!就说前两天那个并肩作战,要是我和阿诚的话,别说肩并肩啦,就是肩并着腰,或者肩并着脚我们也没问题啊,我们还常常......"


阿诚冲上,捂住明长官的嘴拖走:"这轱辘掐了别播啊!"






评论(14)

热度(80)